林冠英与郭金福/谢诗坚

民主行动党前秘书长郭金福(1956-2017)的逝世令人想起行动党在那个年代的政治动荡和变化。

当郭金福与林冠英从澳洲的莫纳斯大学毕业回马后,根据刘镇东说,林冠英介绍郭参加行动党。于是他们便在1986年参加大选,林冠英取代他父亲林吉祥的空缺,角逐马六甲市区国席,一鹄中的,时年26岁。而郭金福也在同一年提名竞选马六甲榴梿老温(现已易名为哥打士拉马拉)州议席胜出,时年30岁。这两位年轻人开展了他们的政治旅程。

林吉祥身为秘书长也在这一年移师槟城,展开他的“丹绒一役”,他要像在马六甲一样,在槟城插上第一个地标。结果他如愿以偿,在1986年大选中击败许子根而想成为“第二个林苍祐”(林苍祐是在1964年的大选在丹绒国席插旗成功,终于在1969年的大选率民政党夺得槟州的执政权),连带10名州议员一起进入州议会。

1990年的大选,雄心勃勃的林吉祥决心要夺取槟州政权,抬出“丹绒二役”希望能取得突破。当成绩揭晓后,46精神只在国会拥有8席;在吉兰丹协助伊党夺回州政权;在槟城也几乎协助行动拿下槟州。可惜46精神不济事,在槟州连1席(国和州)也没有。行动党拥有14席,国阵则拥有19席,政权仍归国阵拥有,启开了许子根时代(1990-2008)。这一年(1990年)郭金福也中选兵如港议员(怡保东区)。

林吉祥在无可奈何下,已不能寄望46会有所作为,因此决心在1995年的大选用“丹绒三役”来冲倒国阵州政府。讵料人算不如天算,行动党在槟州全面崩溃,只剩下1名州议员。虽然林吉祥和加巴星保住国席,但已没有“丹绒四役”了。此时党内因“丹绒三役”的失败而把矛头对准林吉祥。这一年郭金福也在怡保守土失败。

同样不幸的是,在1998年,林冠英因为仗义一名马来少女出头而触犯了煽动和印刷出版法令,被判坐牢18个月,顿时失掉国会议员资格。

在打击连连下,面对1999年的大选政局又是大转变。这回是被革职的安华领导成立“国民公正党”,成功地与行动党和伊斯兰党直接合作。这种不避嫌的“突破”也是一个新尝试,虽然没有喊出“丹绒四役”,但林吉祥依然希望在槟州翻身。

林吉祥加巴星齐落马

讵料选民并不“谅解”行动党与公正党及伊党合作的用意和苦心;更在市面上传出若投给行动党,华人将来没有猪肉吃。这使到林吉祥处于“百口莫辩”的尴尬局面。

也因为反风只在马来社会吹起,华人社会似乎“无动于衷”,使到行动党在这一年的大选只剩下10名国会议员,连林吉祥和加巴星也第一次双双落马。

为对失败负起责任,林吉祥卸下了他担任30年的秘书长职,在2001年党代表大会上推荐郭金福接班(郭在1999年又当选回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林吉祥转任主席。

郭金福出任秘书长期间(2003年),有在党代表大会上通过“秘书长”任期不能超过三届(9年),被认为向民主迈进。

意想不到的是,郭金福在2002年被检查患有直肠癌,也就开始有了退意,但还是领导党参加2004年的大选。在守土(马六甲国席)失败后郭金福痛下决心,坚持不再任秘书长。虽然他获得党内高层的挽留;尤其是加巴星力劝郭金福留任,但郭没接受。

此时出狱一段长时间的林冠英的五年限制参政期也已届满,于是被选为秘书长,又开启了一个与林吉祥同在的时代。

在当时有市面传言说,郭金福以少数票输掉甲市国席是党内有人抽后脚。

人气才气也要靠运气

来到2005年,已经是堂堂秘书长的林冠英和其夫人提名参加马六甲联委会的州选,以期在马六甲重新开启他的第二次政治旅程,却意外地被排在门外。这件事也被认为与马六甲行动党后来发生的政治地震有关。

虽然林冠英政路坎坷不平,历尽沧桑,但却在2008年的大选时来运转,他父亲没有圆的梦倒让他完成了,出任槟州首席部长。

2008年后,是行动党意气风发的年代,而斯人独憔悴的郭金福在跌宕起伏的政治生涯中与病痛为伍,直到最近与世长辞。

从郭金福的身上,人们也会不期然地悟出政治大道理,人除了人气和才气外,也要靠运气的。郭金福就是缺少运气这码事。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