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企勿担心失饭碗
中资3年内本地化

梁海明(右起)和冯达旋接受本地中文媒体访问,左二是兴华中学家协主席陈伟后。

(巴生12日讯)当年美国企业大举进军中国时,内地也有“美资来了,我们有饭吃吗?”的争议,中国丝路智谷研究院院长兼首席经济学家梁海明教授认为,来马来西亚投资的中国企业必将在3年后本地化,以降低营运成本,因此大马中小企业无需过虑。

他说,大马企业不必担心中企抢滩,饭碗不保的问题。

他说,中国企业来马来西亚投资的情况,这类似十多二十年前,美国企业到中国投资后,中国中小企业叫苦连天的情况。当时的中国中小企业无不质疑:“美国来了,还有饭吃吗?”,也因此争议了好几年。

“我相信大马的情况也是一样,而其实这都是经济规律。当一个国家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后,产业和企业会出现对外投资的需求,大马中小企业无需过虑。”

梁海明也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高等研究所资深研究员。

他接受本地中文报联访时表示,当年,初抵中国的美国跨国公司所有的生产材料、食品和人员都是从美国或日本带过来,因为他们认为中国的食品、器材和产品不符合美日的标准。

“这无可厚非,毕竟,他们初到贵境投资,而且很多都是上市公司,也都会怕投资失败,无法向公司董事和股东交代,而且一次失败,他们下次便不会再来。”

他说,企业首次到一个国家投资,相对会谨慎和保守,基本上都会先采用自己信赖的资源。以美企到中国投资的例子,这些跨国公司直至了解中国市场和文化后,才发现原来中国的产品也挺好用,质量还可以接受,便逐渐采用中国的产品、食品、人才和工程师。

“这是跨国企业都会采用的海外投资模式,并非中国独创。大马国内中小企业若要分一杯羹,按照过去经验,一般都是在第三年之后,因为经过3年,中企已摸透本地市场和产品的质量。”

本地产品比进口货便宜

梁海明表示,从中国运原料和人员来马成本高;说白了,只要本地服务和产品好又便宜,肯定会用本地的资源,企业不会和钱过不去。

“中企都用自己的产品、工程师,其实是和钱过不去,但首次投资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为安全起见,必须如此。”

他说,企业不会嫌钱多,只会想方设法节省成本,而这个过程,以生意人的角度来看,不会太漫长。企业可以亏损一两年,但到了第三年,绝对会开始本地化。”

梁海明说,大马企业不要老想中企来这里投资,因为这只是很小的数目,应当通过中企来马的投资,并在合作过程中,了解中国人的需求,再把产品、产业投向中国。

“一带一路不是单向倡议,而是双向,讲求互通互联。”

他以大马猫山王榴梿为例子。中国人过去更喜欢金枕头,因为出产国主动推销。如今,大马猫山王榴梿已风魔中国沿海地区、广东港澳,甚至中部和北部也开始广受欢迎。

“这就是大马在影响中国的例子,影响中国人对榴梿评判的标准。只要能捉住和改变中国人的消费与饮食习惯,产品便能源源不绝供应到14亿人口的大市场,大马也能在国内种植更多有经济价值的农作物。”

了解需求提供契合服务

尽管中企跨国投资最终将本地化,我国企业不能守株待兔,必须主动了解中企的需求,提供符合中企标准的产品与服务。

梁海明说,中国中小企业当年如何与欧美企业合作的模式,可作为大马的借镜。

“在一带一路倡议下,大马必须找到自己的定位,因为一带一路沿线有很多国家,所提供与创造给中国的机遇,并不亚于马来西亚。”

他说,中国在外交上向来抱持平等,不会给任何一个国家强加角色,而在经济上,中企在商言商,哪里好赚钱,哪里符合标准,又可节省成本,中企便去那里。

“大马这几年确实与中国政府关系不错,而且对大部分中国投资抱持欢迎态度,地理位置不错,政府也鼓励外来投资,对中企而言,很有吸引力。但,同样的优势与优惠,其他东南亚国家也有。”

他说,中国大企业的数量固定,沿线国家多,而且都希望中国大企业前往投资。对大企业而言,选择很多,资金有限,他们只能择优投资。

“对很多中国企业而言,“business is business”(在商言商),你有好的投资项目,能让他获利,他便过来。

“长期而言,走出去的中企最终必须本地化,并与当地中小企业合作,采用当地的服务与产品。因此,大马中小企业必须做好准备。”

探寻新市场先用自己人

澳门大学对外事务办公室全球事务总监兼校长特别助理冯达旋认为,对中企而言,大马是一个新市场,彼此了解也不见得很深,两国企业都要做功课。

他说,中企也必须更了解大马的文化,不只是大马华人文化,还有其他族群以及各族之间的文化交流。

“投资最重要是希望能赚钱,因此企业必须懂得当地人的文化。中企先用自己的人员与资源,并非对大马没有信心,而是对大马不了解,包括不清楚当地人的态度等。”

他表示,若要加速中企本地化,大马中小企业必须尽快培训并了解中国的标准,从而把这个标准变成双方面的标准,便可缩短本地化的过程。

冯达旋说,一带一路倡议能够让中国看到自己的弱点,为世界重新定义何谓“大国”。

他也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高等研究所资深研究员。他说,一带一路便是希望能活化古代丝绸之路,而古代丝绸之路主要的交通是由西而东,当时并没有要求中国了解别人。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则将能真正改变世界对中国人的观感。中国走出去,不只是从经济角度,还有文化角度,包括致力推动陆上交通的衔接,加强与沿线国家人民的交流。”

他说,相比西方大国总是以军力和经济定义“大国”,中国现在开创一条重新定义“大国”的新路,通过文化经济的交流,改变世界对“大国”的定义。

“大马企业必须认清一带一路不只是中国走出去,来到大马,同时也希望大马企业走向中国。我们不只是要知道中国如何影响东盟,也要看到东盟对中国的影响。”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