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退不是放弃
明年再战长征

太平洋山脊步道(下篇)

话说太平洋山脊步道(Pacific Crest Trail,简称PCT)一路最麻烦的是粮食补给;美国西部山区地广人稀,太平洋步道沿途市镇尤其极少,虽然偶而会有市镇,但大抵是一些孤立的驿站或营区罢了,粮食补给是一项考验。

最初徒步者倪凤钗想法是,出发前为150天的徒步旅程准备十几个箱子,塞满了旅程途中必要的食物(当然,是包装食品)和适应各路段必须的装备(如雪地必须的冰爪,沙漠必须的轻装备)然后依计划先寄至各个驿站中。

但后来听说,一般邮政局如果货品45天无人领取就会被寄回去,看来这方法有缺陷。后来观察,许多人的方法是寄出短期补给箱(短于45天)和沿途采购(虽然货品乏善可陈),随机应变。

重复采购进货

美国邮政服务有一项好处,如果发觉在邮局接收的箱子还用不着,可以直接再把箱子寄去下一个驿站,而且不另收费(但不能拆开)。

于是许多徒步者就一直反覆的在小驿站重寄同一个补给箱,然后又随机采购,到了大一点的市镇,再重新整顿,减轻徒步负担(当然一直去询问邮局驿站在哪里也不轻松)。

而倪凤钗似乎相当适应这个模式,于是常常见到这位大妈在驿站大快朵颐的照片,也揭示了随着步道徒步者人数日众,一些驿站服务也丰富起来了。

当然最好的方法,是委托当地的亲友(如果有)将事先准备好的补给箱依据电话联系而按需求寄出,并让对方在箱子里多塞新鲜水果,让贫乏的步道伙食添加风味。

步道人数已破千

无论如何,倪大妈继续在步道旅途中,至今已经17天(撰写时是4月3日),祝福她一路逐顺。

几年前,每年步道人数大抵几百个人,去年已经破千了,虽然真正能够完成全程的人数可能不及十分之一,但沿途却还有许多短期徒步者,一般来说,旅途不算孤单。

典型的步道口粮。

在旅途中,时不时都会遇到一些徒步者,并同行一段路程。

2017年的超级大雪量

步道名著《Wild·狂野行》,主人翁雪儿越过炎热沙漠,抵达肯尼迪草地(Kennedy Meadows)后,由于当年雪量胜于往年,山径覆满雪,无法继续前进内华达山脉,也无法登上主峰惠尼特峰(4226m),与最精华段落“光之岭”失之交臂。那年雪儿绕过500公里长的内华达山脉(Sierra Nevada)路段,在塞拉城继续行程。

所以《狂野行》故事中并没有惠尼特峰(M.Whitney)、优胜美地(Yosemite)、国王峡谷(Kings Conyon)和红杉公园(Sequoin)。

今年倪大妈遇到的情况又如何? 其实更糟!

今年美国西岸雪量超大,估计内华达山脉到了6月下旬才能通过,而倪大妈却将在4月下旬就抵达肯尼迪草地了,由于雪量超厚而必须等待两个月,但这不是一个解决之道,或许倪大妈也和《狂野行》一般绕过内华达山脉?

然而今年即使是接下来喀斯喀特山脉(Cascades),甚至俄勒岗,华盛顿,山脊上都白雪皑皑!

秋天逼近仍被风雪阻路

如今大妈仍在450里左右的步道上迈进,肯尼迪草地则在700里处。

前方如何?难以乐观!

说到底,今年如果是在5月中旬才出发,可能较佳,但即使如此,山脊上的雪也未必融化,届时10月份随着秋天逼近,恐怕华盛顿州一样会风雪阻路。

如果有足够的装备(冰斧冰爪),丰富的雪地经验,强悍的体力,或许也能通过雪地,但这一切倪大妈并不俱备。

另外,让大妈深感忧虑的是,尽管步道上频遇天使,但吸大麻者也不少(毕竟美国吸大麻合法),由于都是徒步者,接下来的几个月内少不了频频见面,做为步道里唯一的亚洲人,心中难免忐忑不安。

大妈由衷而言,在长途步道徒步,亚洲人还是凑足几个人为伴,较为妥当。

在驿站大快朵颐。

步道蓄水箱。

艰难的抉择 

今年太平洋山脊步道雪量超大,而且融化缓慢,“光之岭”内华达山脉估计6月中旬之前无法通过,但徒步者中率性勇猛者大不乏人,许多便欲强行通过,于是好几位受困雪原,最终被拯救人员救出。

总的来说,2017年3月份出发的徒步者,不得不面对前进的共同难题,和3项抉择;

1.4月中旬抵达肯尼迪草地后就地等待两个月,直至春雪融化。

2.强行突破漫长500公里的深厚高山雪原。

3.撤退回家,明年再来(这个不错)。

基于安全考量,倪大妈选择了第3项。

于是乎“2017倪大妈单挑太平洋山脊步道”历险故事,在经过将近一个月(从3月15日到4月10日)并700公里的漫长徒步后,戛然而止——

故事也告一段落了……明年再来!

非战之罪 

其实,最令倪大妈为难的,倒还不是雪况,而是美国的地区社群,与亚洲人的文化差异,其实倪大妈过去旅游美国不只一次,依旧觉得受不了。

3月份早春出发的徒步者中,年长一代大抵有些社会地位及事业为后盾,因而多彬彬有礼及乐于助人。年轻一代则往往失业中(不然如何能计划徒步半年?),而且多有抽大麻的趋向。

平心而论,抽大麻在美国并不违法,上瘾者也鲜少骚扰别人,但抽大麻又酗酒,就挻麻烦了,这点就让人难以应付。

再平心而论,虽然失业的小伙子们在步道驿站上既即抽大麻又酗酒,莽莽撞撞乱七八糟,倒也未必真伤害别人。

但当他们又约哈雷机车党型的大麻贩子来步道驿站交货,然彼一起胡天胡地,就不能不令人胆战心惊了。

遇上问题同伴寝食难安

大妈是当时步道上唯一的亚洲女士,能对他们敬而远之当然最好,然而大妈自己的难题是本身是路痴又是方向盲(手拿精确设定的卫星定位器都没用,大妈还是入岔路),徒步一路走来只好搭顺风伙伴,选识路的同行者一路尾随,而年长一代常常过早停步休息,或只是短期徒步,速度上难以恊调,所以遇到的往往就是年轻一代。

于是每隔几天的荒野徒步后在相聚,就是伙伴们猛吸大麻痛饮啤酒,乱糟糟醉醺醺,偏偏那位唯一的亚洲矮小大妈举止谨慎,一身名牌装备,看来格格不入,也不知大麻酒鬼或机车党们何时会借口借钱或打劫,令大妈日日寝食难安,如坐针毡。

“能有几个亚洲徒步者做伴,一同行走,才能令人安心。”事后大妈语重心长的对我说。

当步道资讯上流传内华逹山脉大雪封山不可通行时,大妈心中其实也松了一口气,逞强前进,凶险未卜,与其内忧外患煎熬,不如抽身了事。

终于是放下心头大石了!

抵达500英里路标。

步道驿站。

延伸阅读:
珠峰18次来回

太平洋山脊步道:全线高程变化相等于登顶珠峰将近18次来回。

全长为4280公里的它,会根据每年小径的改道和关闭而变动。试图一次性、在一个季节内走完步道全程的人,被称为“通径徒步者”或是“直通徒步者”(Thru-Hiker)。直通徒步太平洋山脊步道是一项需要缜密准备、精心策划、强大意志力和执行力的徒步项目。一般而言,直通徒步太平洋山脊需要耗时 4至6 个月,准备工作的时间则要花 8至10 个月。

最佳时间4至9月

通径徒步的最佳时间为每年春末到秋初的时间(4 月到 9 月),而这一时间又会因徒步者的走向(向南或是向北)、当年冬天加州的降雪降水情况、华盛顿的降雪预报等等不确定因素而改变。在这几个月的时间内,徒步者会经历身心上的磨练,而每日的徒步速度也会逐渐增长至 20 英里 / 日以上。

沿途经过的著名景点有:7个国家公园,美国最深的淡水湖的前3名(火山湖、太浩湖、士兰湖),美国本土最高峰等,沿途景观包括了沙漠、高原沙漠、高山、丛林、湖泊、瀑布、洞穴、河谷、温泉;小径的最高点(森林人山口)海拔高至 4009 米,而最低点(哥伦比亚河谷)的海拔则接近海平面。

路段非常险峻

全线高程变化达12万8284米,相当于从珠峰北坡大本营登顶来回将近18次。它有许多路段非常险峻,南段旱季缺水,北段大部分月份频繁降雪,每年的适行时段较短,一般年份只有一两百人完成全线穿越,个别年份甚至只有一二十人能够走完全程,而且全程穿越者绝大多数选择从南到北。

w11_noresize

书籍《Wild》。

报道:朱海波 摄影:倪凤钗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