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子规》盛行,其事可疑/温任平

《弟子规》是一部300年前的书,作者是康熙年间的秀才李毓秀。李是谁?与朱熹、王阳明、黄宗羲、顾炎武同一级的儒学大师吗?非也非也。李毓秀考了20次举人都落榜,闲里写了1080字的小书,就是《训蒙文》,后经修饰,书名改为《弟子规》。

康熙与其他帝王者都觉得好用,《弟子规》是驯民读本,让汉人只知绝对的服从;稚童即背诵,对汉人的洗脑可谓彻底。

我们不能怪康熙心思恶毒。1644年清兵以12万7000精骑杀入中原。“马上得天下易,马上治天下难”,13万清兵像一勺子盐放在汉族的人海,一下子就被融掉了;只有奴化教育,建立绝对的封建皇权,才能杜绝自由思想及抵抗。何以21世纪的马来西亚华小独中,却奉为道德圭臬?

《弟子规》不是儒家经典,它与《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同级,要孩子去背诵一部伪经,是在浪费机会成本。那些在华小、独中死背《弟子规》的孩子,中学之后有多少人跟上去念《论语》、《孟子》、《大学》、《中庸》?有谁去钻硏五经?不要自己骗自己了。《弟子规》把大多数学生,对儒学的一丁点“好奇”都毁掉。Gresham’s Law:劣币驱逐良币。

与时代脱节

《弟子规》是一种训示教育,从成年人的角度把儿童的言行举止规范化,对小孩天性的活泼开朗是明显的桎梧。一共360句的《弟子规》,用到“勿”字的句子有43句,不许那样,不准那样,与孔子的乐学原则(快乐的学习):“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恰恰背道而驰。

《弟子规》的内容,笔者无意逐项审查判断,但它的内容良莠不齐,多处与时代脱节,它本身就没有条件,成为全国性华文中小学“必须熟诵的书”。“亲所好,力为具;亲所恶,谨为去”,以父母之好恶为孩子之好恶,那是非常荒谬的事。父母好赌,难道孩子也学着赌吗?父母喜做文化打手,孩子也跟着做红豆兵?

至于《弟子规》“孝则”中说:“亲有疾,药先尝。”小孩替父母先尝药为“孝”,其实很可笑,97岁的张忠明先生说得好:“真是怪事,遵医所嘱!”

《弟子规》的训戒:“彼说长,此说短;不关己,莫闲管”,不议论别人之长短,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原来是明哲保身。孔子曰:“见义不为是为无勇”,今日一直鼓吹《弟子规》的人,可记得夫子的话?

难怪公路发生交通意外,围观的是华人(鲁迅笔下看热闹的庸众),协助伤者脱困的很多时候是过路的马来人、印度人;巫印不懂《弟子规》,可他们在学校里有上“道德教育”(Pendidikan Moral)的课。

奇怪的是,我们华校的上课时间表也有“道德教育”啊!家庭伦理、友侪关系、社会礼仪、爱国情操……尽在其中。既如此,大力鼓吹《弟子规》用意为何?

读《弟子规》使人想起大陆罪犯的“双规”,早晚出门回家得向公安机关报备;规就是“规矩”;《弟子规》中有太多压抑孩子天真无邪的规矩。

著名教育家丰子恺在《关于儿童教育》指出:把小孩约束得像个成人是“大错”。丰子恺认为把成人强调的道德规矩,过早并且过多的塞给孩子是不当的。

《弟子规》的鼓吹不足20年,即广被国内华小独中融入校规,渗入当前的教育理念,这种事当然不可能是三五个校长坐在一起,讨论之后实施,就能弄出这样的规模来的。我应该写下去吗?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