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和实践并行/陈金阙

巴菲特

和大家别离了一个多月,先以北宋诗人李清照的《一剪梅》来引开序幕:“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这首别离词,是词人和丈夫分离后的相思之作,流传千古。我以词寄意,比喻我对价值投资的深情相信,在把专栏停下的一个月内,独自回忆以前经历的投资岁月,同时也希望同道中人嘘寒问暖,共诉衷情。到了下半段,我们都是词里的落花,各自飘零,时光是河水,不会为我们停留。此时酝酿一种相思,不止是我思念和我一起经历多年岁月的文友读者,也许读者一样若有所失,是为两处闲愁。

让大家有所领悟

还好,此时有机会另辟一专栏,重新和大家再谈经济轶事、股市风云,希望所写的事物,能让大家有所领悟,不会过目就忘,反而牵挂省思,恰如词中的最后两句“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回味无穷。

好了,闲话表过,言归正传。这回重新开讲,的确是希望和之前的写法有点不同。之前的专栏是比较随性的,有时这个星期发生什么经济大事,我就顺手拿来炒一炒,成为桌上的一道小菜;也有时把自己对股市/股票或者投资理财的一些看法写出来分享;后期则较注重于一些比较严肃的社会或经济课题,如遗嘱、人寿价值或公司零面值等,来个长篇大论。个人其实较喜欢最后那种方式,因为可以为自己经历的时代做一些注脚,日后回忆起来,可以作为参考。

不过,这些问题有时甚为严肃硬性,读者可能看得不上心,因此是属于那种叫好不叫座的制作。

这次的专栏,换个方式来和大家见面,其中我很注重的是一个叫作“坐言起行”的方式。“坐言”,就是我现在这样,坐着写稿,讲道理;道理好听人人赞赏,掌声鼓励,不过,也有些人认为这种“吹水”的方式,闲来看看就好了,不必当真。所以,理论方面,我除了会不定期讨论一些股票投资,然后自己笨鸭子先飞,采取行动来实践。

当然,我的实践不是要读者跟随,而是我相信,理论多么全面,还是要有行动,才能符合投资的完整性。君不见许多教授对他们所发明的理论琅琅上口,但是切身问他们的实践,往往和他们的发明南辕北辙,相去甚远;反而一些实践大师如巴菲特等,都是身经百战,实实在在的用投资经验来累积他们的成就。

因此,我希望提供一个方法,虽然可能缓慢,却值得力行的方法,来和大家一起实践《南洋商报》的创富目标。而我之所以用“不定期”的文句,是因为投资不能心急,也不刻意每周一股,而是我认为可以行动了才提出来讨论,因此不能定期。那么,除了这个呈献方式,我还是会讨论经济时事,或者有时和大师切磋过招,希望在未来的岁月不会留白。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