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税的代价/南洋社论

美国总统特朗普2日提出紧缩移民新政,倡议停止绿卡抽签,同时规定申请为永久居民者必须是懂得英文的富人或专业人士。不过,有美国议员认定,这项由共和党提呈的法案,很难在国会通过。

过去,美国采纳开放式的移民政策,“海纳百川”被指是美国移民政策的特色,也是美国之所以拥有今日成就的主要推力。

可向来鼓吹“美国优先”的特朗普不这么想,他把移民视为剥夺美国公民就业机会的“公害”,甚至曾指责外来移民是美国公共秩序的威胁者。

其实,在移民管制上,各国是各施各法,世上本来就没有一套绝对可行的移民政策,故此相关政策因时制宜是必要的;换言之,特朗普意欲推行的移民紧缩政策是对是错,也就见仁见智。

政府政策的推行,大致上可分为短期和长期两大类,移民紧缩政策就短期而言,对美国可能会带来一定的好处,而要是特朗普有意在2020年寻求蝉联总统职,这项政策或将成为其争取选票的筹码之一。

但从另一个角度审视,没有早前的移民开放,就没有今天繁荣昌盛的美国,也就是说,移民紧缩政策存在最终动摇美国立国根基的危险性。

一名负责任的国家或政府领导人必须高瞻远瞩,而不光把眼前得失摆在第一位,他(她)必须凡事以国家和人民的长远利益着想,而不是只一味想着如何博取人民或选民的欢心。

财政部秘书长依万瑟里加3日指出,政府通过于2015年推行消费税,去年成功收到420亿令吉,弥补了石油价格大跌对大马带来的严重打击,“若随某些人的建议而废除消费税,相信政府已经破产。”

依万瑟里加这番话虽有为政府背书之嫌,但消费税是大部分国家都施行的税收制度,是不容否认的事实;而在大马,实施了两年的消费税,更大的争议是在于其起步的6%,这个税率在市场低迷的时候,对市井小民绝对是沉重的负担。

消费税所带来的数百亿令吉税收,的确抵消了政府因油价挫跌而面对的“亏损”,因为如此,平民百姓更要知道,当他们与富人同样支付6%消费税的时候,除了一马援助金之外,政府究竟能够给手停口停一族什么样的实际回馈?

消费税对大马是个划时代的财务规划,没有人乐意负担更大的税务乃人之常情,但这不等于消费税对国家的长远发展不会带来好处,只是政府必须告诉国人尤其是升斗小民,政府有什么“药方”,能够减低消费税实施后现如今依然存在的“阵痛”?

政府为了本身财务的长治久安而实施消费税,人民却必须因此付出代价,这是国人对消费税的刻板印象,无法清楚解释消费税的“好处”,国阵政府或将在来届大选付出代价。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