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止巫统乖离斗争方向/官泰发

碍于早前的斗争记录,许多人都认为一旦前首相马哈迪医生在扳倒首相纳吉后,将再次风风光光重返巫统,取回“天字第一号”的党员编号。

当然,大家都晓得一再唱这调子的人,旨在希望提醒广大选民,必须看清希盟现在只是马哈迪的斗争工具,因此莫要像希盟其他3个成员党一样被耍弄。

针对这种半真半假的攻击,马哈迪日前在个人面子书上直言,就算纳吉不再担任首相,他也不会重返巫统。理由是“巫统不再为民族、宗教及国家而斗争”。

“西瓜偎大边”政治常态

且不论马哈迪此话是否当真,惟只要回顾一下2013年全国大选的成绩,以及之后的政局演变,我想不只是马哈迪看衰国阵,想必在不久之后也将出现越来越多类似吉打州伊斯兰党3名国州议员将跳槽希盟的传言。简言之,“西瓜偎大边”向来是政坛常态。

众所周知,民联在第13届全国大选的国会议席选举中,尽管在222席次中只获得89席,但其获得的普选票却高达50.1%,票数比国阵还多了数十万票。

大家都记得在那个时候,巫统没有党争、马哈迪父子没有退党及成立新党、没有补贴合理化措施、没有最低薪金制、没有消费税,更没有举世皆知的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课题。

值得一提的是,年轻富豪刘特佐当时在家乡槟城大洒银弹,让大家抽奖抽得不亦乐乎的助选方式,简直让人忘了什么叫做苦日子。

孰料大选成绩显示有人“奖照抽、票照投”,原本美好的一切从纳吉一句“华人海啸”开始变调,“一个马来西亚”政策很快变成“一个马来”政策,类似内安法的法令在国会借尸还魂,各种各样撙节措施以更崇高的名目推行,至于一年一度的财政预算案,对非巫裔及非公务员的中产阶级而言,简直惨不忍睹。

日子苦哈哈有增无减

换言之,2013年大选迄今,如果观察下自己及周边亲友的生活究竟变得更好还是更差,我想答案很可能是变好的人不多,但日子变得苦哈哈的人,肯定有增无减。

诚如中总社会经济研究中心执行董事李兴裕所言,打工族月薪在扣除公积金及所得税后,还需承担诸如房贷或房租、车贷、汽油、子女教育费、照顾双亲开销及家庭日常开销等,怎么会不觉得生活压力大增?

在柴米油盐酱醋茶都受影响的情况下,如果还有人认为某些族群或阶层选民的选票会回流,我想他大概和早前专访马哈迪的马来艺人一样,从内心深处对反对党的批评感到费解。

这位艺人当时告诉马哈迪,像她一样的年轻人并没有面对反对党所说的经济问题,大家还是“开心的去逛街购物”。

简言之,如果女司机沈可婷在短短数小时内通过面子书筹获6万令吉律师费事件的背后,所反映的不是广大捐赠者的怒火,我还真不知道什么叫做“佛都有火”!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