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进我退 海啸不同步/黄子伦

希盟为了拉选票,除了不断帮马哈迪漂白之余,他们还到处宣传说马来人海啸要来了,并告诫非马来人选民,尤其是华人选民,说此等机会乃百年一遇,路过走过,千万不要错过。坦白说,这种行销手法,我本来就没有意见,反正朝野政客为了政权都是无所不用。

在这,我姑且退一万步,不和那些行动党和公正党的华裔政客计较,我承认是有马来人海啸的迹象,那又如何?我不明白的是,为何马来人要投反对票,华人选民就必须得跟?是因为这个机遇难得?还是说非马来选民一直以来都不是造王者,所以要懂得分庄闲?

如果是前者,那么马来选票和非马来选票的影响力就应该是平等的,华社也可以是造王者,而亲爱的希盟何曾对马来选民说:我们非马来选民是准备好,随时换政府,所以马来选民就不要计较这么多,就答应说废除土著特殊地位和种族性政策,承认统考等等吧!有吗?是我不记得,还是从未说过?抑或是任何关于种族平权的要求都没提过?

如果是后者,那么希盟无疑是在默认,甚至是强化国阵制定的政治潜规则。这其实也没太令人觉得惊讶的,当我看到潘俭伟不敢再提掌权后要减少公务员数量时,就已经心如止水,无法再骗自己去相信这片土地有种族平权的一天。既然不管换哪一个政府,都是在剥削非马来人的权益,你叫我如何有兴趣“埋堆”?更别提什么废除土著特殊地位或者任何形式的种族性政策。我觉得期待冰山不再融化,还比较有希望。

我不是故意要挑起种族议题,但是让大家想想马来西亚的政治局势演变,马来人和非马来人眼中的利益斗争是长期处于此消彼长的状态(且不说这个利益到底符合道德的还是长远的)。

1990年,巫统内部分裂,加上华社希望落实两线制,求变心切,不过国阵最后还是靠马来选票保住了政权;1999年,亚洲金融危机尚在,安华被革职,马来选票分裂,但华社害怕发生类似印尼排华事件,倾向支持国阵,以稳住局势。

这种你进我退的僵局,到2008年的选举,慢慢看到了被打破的可能,反风刮起;2013年,反对党更加成熟,上下一心,发表了《人民宣言》,并在许多领域给出清晰的承诺和政策实施时间表,其中就包括承认统考。虽然距离种族平权还很遥远,但至少是向前迈进。

不懂是好景必定不长久的大自然规律,还是马来西亚人民的命数所致,反对党三大巨头纷纷离去,然后就落得今天的地步,所有的政治斗争就只剩下反贪。不客观地说,贪污这种事情,往往只有缴税的人才更能够感受得到那股怒火。如果不算消费税的话,这片土地上,只有大约14%的劳动人口有缴税。试问,反贪议题真的能够在马来选民和非马来选民,同时掀起海啸吗?半斤笑八两的把戏,能够凑效吗?

别忘了,上届大选,虽然国阵拿下的选票相对少,但在马来选民占50%或以上的选区,国阵可是有将近70%的胜出率。这,还没包括东马的选票。

创造种族平权新市场

因此,我一直相信只有抗衡国阵的种族牌,创造一个种族平权的新市场,才是上上之举,才是那个可以让各族群选民能够共同投下反对票的关键。而这,就是行动党和马哈迪心连心,手连手之后,雪藏起来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但遗憾的是,反对党一直懒于深耕乡区,也缺乏策略和方向,以为自己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靠骂国阵,发文告来浑水摸鱼过关,也同时招来了一堆没原则的伪君子投机客。虽然我知道踏入乡区是有很多客观挑战和资源限制,但反对党总不可能以为靠城市选票,就可以执政中央吧?天真也有个限度,拜托!

不过以目前的形势来看,反对党好象还沉溺在过去的威水史,继续眼高手低,所以你看到他们到处灌迷药,道德绑架,做漂白工作。这样下去,也许下一届大选,就轮到马哈迪和林吉祥问“Apa lagi Cina mahu?”。

黄子伦

黄子伦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