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的“七寸”恐惧/蔡元评

中印在洞朗对峙,两造各自放话。中方指印度“边防人员”非法越境,驻守在中国领土上,阻止中方修路。印方称:“印度‘人员’和中国施工单位‘接头’,要求其勿改变现状”;不否认印方人员开进中国境内,也不否认双方承认洞朗的国界。

实况是印军强占中国领土,但两个庞然大物各有盘算,不便随即开火,先把嘴炮端上再说。

挟不丹以令中国

在印军一个多月的纠葛期间,中国官方措辞尽量避开“占领”、“入侵”、“军事行动”等重字眼,而以“边防人员越境”带过,对外回应也止于外交发言人层次。显然的,北京洞悉印方的意图,不让鼻子被其牵着走;战略上,有请君入瓮的味道。

中印龃龉后,不丹政府接着跳出来发布文告,指中国筑路延伸到中不边界,侵犯其主权。中不无外交关系,而不丹政府则完全受印度支配。印度视75万人口的不丹为其保护国,顺手牵羊,便给的“挟不丹以令中国”;并创作大欺小的剧本,而本身则以扶弱的姿态踢馆。

要与中巴对着干

在洞朗和印度锡金邦接壤的地带,有一条印控,从北到南狭长的西里古里走廊(长和宽约24公里),把印度分割为东西两部分。走廊西邻尼泊尔,东接不丹,南望孟加拉。

西里古里是非常敏感的战略要冲,相当于印度的“七寸”。打断这条动脉,锁住西里古里,就可把印度东北七邦和印度本土彻底的隔离。洞朗居高临下,虎视西里古里;印度惴惴不安,认为中国修路直接威胁其国防。

中印一向有嫌隙,洞朗发难无非是印度的口实。印度迫不及待,国防及外交部放话: “印度已不是1962年时的印度,并高调宣布可以谈判,但先决条件是中印同时撤退;而且神态傲睨,表示无惧于和中巴两国同时对干。

大国须沉得住气

印度对中国一带一路蓝图中的“中巴经济走廊”极度不满。中巴走廊穿过中、印、巴三方有争议的克什米尔。尽管走廊具体涉及的部分由巴基斯坦控制,但印度宣称主权为其所有。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论坛汇集了各国领导与会,而印度却拒绝出席,并措辞强烈称:“没有一个国家能接受一项无视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核心利益项目”。

印度以“大国”自居,但人多地大不等于先进,实况和表象始终有着许多差距。这些矛盾一经触碰,很容易就沦为情绪问题。洞朗对峙的症结,已不完全是利益,而是面子、尊严和衍生的恐惧感作祟。

中国在经济和基础建设发展有底,国际政治的运作渐趋稳健。印度在洞朗事件中则显得茅糙,乃至于幼稚;相对的,中国在印军越界一个多月后仍沉住气,未轻举妄动,展现了信心与谋略。

芳邻考验一带一路

中印仍有几十万平方公里地区有主权争议,全球无出其右,龙象千千结显然化不开。洞朗是两国已定国界的极小段,但仍然龃龉生非;其他尚未定案的大片土地,必然鸡争鹅斗,永无宁日!

中国位于地缘政治异常复杂的地带,从北方的俄国往时钟方向到西北的哈萨克,共有14国接壤,其中4个核武国,邻居包括歇斯底里的朝鲜和恐怖活动密集的阿富汗。在深水区则有美国带头的日韩同盟游戈;再附上同为中国人,但视中国为敌的台独。此外,还有南中国海上相机而动的东盟。

中国的邻居多半是不稳定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崛起,不平之气如“中国威胁论”、“中国崩溃论”也相应崛起。猜忌、挫折、恐惧、七情六欲弥漫。然而,各方更不会忘记从中国的经济大饼中攫取利益。

洞朗事件的远因,是印度方方面面落后中国而衍生的挫折情绪;因此,自我膨胀、夸夸其谈,很自然的就成为印度的膝跳反射。近因是莫迪主导的国内改革雷声大雨点小,大选将近,最便捷的吸票方式无非是炒作民粹,把压力转移到国外。

一带一路不但提供中国建设自己的机会,也同时启动了开创别人的契机。这张大蓝图最现实的成效,就在于检视中国能否突破外交,就近与邻居建立和睦的关系。

(作者为《全球竞争力》主编  http://www.worldstt.com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