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眼中的“中国特色”/李慧易

一切从“跟随”开始,如今转眼就“称霸”世界?中国“再次崛起”?

是的,从各种研究中国的文献或文章中,都不难发现定义中国的政权,属于极权、威权、独裁或是目前许多学者定义的“中国特色”。

根据早前美国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李成认为,中国是一个威权政治的终结和新一代领导集体的前进障碍。

中国正处于两代领导人的过渡时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上,这种代际之间的权力交接只发生过3次,尤为显著的一次是于2002年召开的中共十六大,政权从以江泽民为核心的第三代领导集体过渡给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第四代领导集体;这是中国历史上,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实现和平、有序、制度化的权力交接。

每当中国在权力交接时都会考虑到是否可以如同前十年般,顺利进行而且克服政治危机的负面影响,那么,对于中国领导层和整个国家而言,都将是一次巨大进步。

如今习李时期,是否可以借助遍地都是孔子学院、四处宣扬“中国梦”、“一带一路”,就能象征这就是伟大的民族复兴、民族伟大事业,也就会威权政权的进步?

尽管为了使党内民主更能落到实处,而不仅仅是政治修辞,中共领导人采取了广泛的措施,但是前进的路上仍有很多重大障碍。据李成的研究,危害最大的障碍是思维层面的——认为中国已在世界上形成了一种社会经济和政治发展的模式,而没有必要进行重大的政治改革。

另一方面,李成也提到,当前中国有一个很重要的现象,就是退休的领导干部在批评现任领导所采取的政策上,愈加直言不讳。这可以看作是一种健康的政治发展,引导中国政治向更加透明、更加多元的方向前进。

“没有理由沉默下去”

不过,此种趋势对中国这样一个高度重视和谐与稳定的国家来说,在政治上也是非常敏感的。虽然这些批评的声音能反映出退休的领导干部真正意识到了在中国发展的关键时刻需要健全的政策和正确的指导,但是,这些声音也可能会被当作是退休的领导干部表达个人不满的一种方式。最好的例子就是当年打黑及反腐非常强烈的朱鎔基,当他退位后却说:“面对这个危险,我没有理由沉默下去。”

中国的崛起,带给中国人一种趋向虚荣,尤其是在这个一直被评论为是中国价值、中国特色的国家。

就如李成所言,中共十八大后,党(中央政治局常委)、政(国务院常务会议成员)、军(中央军委委员)三大系统皆约有70%成员进行交替,主要原因乃是年龄限制。十八大与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之后,负责国家政治和意识形态事务、经济和金融管理、外交政策、公共安全及国防军事事务重要人物,将会出现大量新面孔。此次中共最高领导层权力交接,乃是过去30年规模最大的一次。

如今快来到十九大了,中共继续保持上述之必要之外,同时强化高度维稳,传说中“出门还会被查手机”的说法,看似滴水不漏的维稳方式,倘若中国真的要走向世界的舞台中央,这个威权又坚韧的政权,就必须面对国家真正内部的问题,而不是背后的一片黑暗。

现今的中国社会,呈现在眼前的是中国崛起的一大盛世,但是,会令人想到的是,在中共内部却掀起惊涛骇浪。

最新报道

侨丰地产打造宜居环境
Iringan Bayu安全又环保
爱狗人大增带动市场
宠物店生意旺
新春“房事”马虎不得!
胡润百富至尚优品奖
M101获亚洲杰出新秀奖
努沙再也门户TOD地段规划赛
UEM阳光公布Atkins得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