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马哈迪成“定海神针”/黄子伦

马哈迪(前排左二)出席希盟领袖会议后,宣布希盟最高领导层名单,前排左为莫哈末沙布;右起慕尤丁、陈国伟及旺阿兹莎。

希盟的阵容终于出炉了,不管华社怎么翻译,支持者怎么兜花园,大家都不能否认一个事实,就是马哈迪就是希盟老大。你可以继续辩解说安华仍然是实权领袖,但只要他人还在监狱、只要没有特赦、没有重审、只要没有修法等等努力,安华就不可能指挥公正党和帮希盟拉票;安华现在仅存的价值,就是成为希盟的一个符号,看到时能唤起多少个渴望改革的选票。也就是说,不管希盟能否胜出下届大选,安华的政治生涯也暂告一段落。

也许你觉得很难接受,但你扪心自问,如果安华的基层力量仍然强劲,他那个碌碌无为的公正党又怎么会和马哈迪,这个让安华坐牢的敌人合作?安华又不是没有公开警告他们。换言之,不管希盟阵容是不是安华的主意,公正党,或是反对党都不能否认的是:他们没有信心,不靠马哈迪。

不过,马哈迪真的还有影响力吗?我之前已提过,马哈迪的影响力仅限于他还身处于巫统的权力核心那个时候。当他退下来后,虽不至于说马上失势,但肯定是没有多少巫统人愿意和他共同进退。他自己也在自传里说,巫统领袖和内阁部长纷纷远离他,他甚至还在古邦巴素区竞选中央代表时落败。

也正因为马哈迪已没有什么实权,所以你才会看到行动党那些奇丑无比的漂白宣传举动,先是林吉祥说他被马哈迪当年多次用公权力打压纯粹是“私人恩怨”,然后学马哈迪在林甘一案审讯中频频失忆的表现,忘记了他多次在国会对着马哈迪说的“今天是马来西亚最黑暗的一天”,转而宣传马哈迪当年如何让马来西亚骄傲,我国当年的经济如何地昌盛,却忽略了马哈迪拥护朋党蚕食国家利益、干预司法、打压任何你说得出来的自由等等。

不向人民负责

不过,为什么马哈迪明明已没多少影响力,反对党却是如获至宝,把他当作定海神针?

有人说是因为马来西亚特殊的政治气候导致,尤其是当反对党和伊斯兰党决裂后,他们没有信心可以靠自己在下届大选获胜。我认为这只说对了一部分。因为反对党的力量分散,不是第一天才有的事,以前的替代阵线时,行动党就和伊斯兰党公开闹翻;而这一次闹翻,和以前的有什么不同?

最大的差别,就是反对党掌权了。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就像狗咬到肉时,你给它另一块更大的肉,要它松口,是不可能的。因为它只看到眼前的这块肉。如果反对党没有掌权,也许林吉祥会觉得大不了就从头来过,反正行动党又不是第一次遭到重大打击。2004年,行动党那时可说是全军覆没,结果还不是东山再起。

不过,因为掌权了,不管是老家伙还是那些在3·08海啸时,搭上幸运班车的新人,全部都害怕失去眼前的权利,所以千方百计想要通过舆论来巩固自身地位。因此,我们看到很多公民运动开始出现内耗现象,好些社运分子自己就是反对党忠实支持者。当林吉祥和马哈迪越走越近时,很多人开始炮轰其行为,但这种声音得不到反对党的重视,因为负责过滤和谏言的那些所谓精英或社运分子,都只认定带头大哥的所作所为。可见,他们并不是向人民负责,而是向政党负责。

谁看到这个问题?马哈迪看到。我怀疑他每一次出席行动党的活动之前都要在家里演练一番,好控制自己的情绪,避免他在大庭广众忍不住会嘲笑反对党无能。我想他出席净选盟的集会时,也是尽量克制自己,不要看到人民不断喊“Bersih,Bersih”的模样而失控发笑;也许他那次选择不出声,用手机拍照,才是他真性情的表述。遗憾的是,反对党支持者都假装看不到。

操弄选民是非观

我知道很多人已忍不住要批评我,说我只懂得批评,没有给予建议。我不打算理会,因为他们迅速学会这个马华常常反击反对党的招数,证明了他们绝佳的学习能力但思想上却停滞不前。我要说的是,这世界上虽然不具备完美的解决方案,但不代表我们就可以没有要求,并且无限度下调自身的目标,去认同和独裁者合作也是一种改革。

今天马哈迪可以大摇大摆地坐上希盟老大的位子,除了他比林吉祥更勇于尝试以及和反对党的软弱无能,选民可以随意被操弄的是非观,才是那个让马哈迪乘虚而入的关键。

黄子伦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