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躁的国行要25万元“房事”/南洋社论

近期,国家银行一直予人郁躁的感觉,虽然不啻好事,但就是一直急不来。

上周召开货币政策会议,之前有经济专家与学者不断催促国行加息,以免一直的负利率,对国家招商引资及未来经济发展不利,但国行最终还是没升息。

年底前,国行还有二次开会,9及11月份,随着这次不升息后,看来今年内升息的可能性已是不高。

昨天,大马统计局公布,6月通货膨胀率按年增长3.6%,低于专家预期,并是3个月放缓,因此,经济学家预期国行将维持隔夜政策利率(OPR)在3%,以支持经济活动。

通货膨胀率三连跌,对国行及人民都有好处,要是国行此时升息高于通货膨胀率,就可一举脱离负利率的情况,有利于吸引外资。

国行没有升息,关键在于“不能”,“房事”必然首当其冲,每月供款上升,银行也更审慎放贷,新借贷愈发困难,甚至无门。

如今,许多建好的房子一直卖不出,不说豪宅,即便可负担房屋也是空着等客来,以致政府与发展商苦水满肚。

周一国行一再反驳高拒绝率的说法,房贷批准率达74%,首购族甚至可获95%房贷。周三国行又重申,今年5个月以来,银行共批准400亿令吉房贷予超过15万2000名贷款人。

国行不断喊冤没为难借贷人,内心的郁躁一言以蔽之。

显然,政府打房以来,“房事”节节败退,问题不在于银行不愿放贷,毕竟房贷批准率稳定在74%,数字说明一切。

银行甚至打算提高杠杆,只要符合资格,房贷80%甚至90%都不是问题。

国行说,银行拒绝批准房贷的最主要问题来自借贷者本身,欠债多,还贷差,不良记录一箩箩。

早前,政府发放消息,准备放松打房,比如松绑外国人买房的限制,包括房价顶限及征收的税率。

国人才是庞大的市场,厚此薄彼不但治标不治本,只怕推高了房价后,人民更难买房了,一直为国人所诟病,甚至加深民怨。

产业向来是推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正因为经济近年一直停滞不前,甚至随全球放缓,促进“房事”近年一直是国行的重中之重,以致久久不敢升息。

其实,国行早有解决方案——增建可负担房屋,并一再重申又重申。

周三,国行再次旧事重提“可负担房屋的解决方案是需要解决可负担房屋的短缺和房价对比收入较高的问题。”

一言以蔽之,可负担房屋价格依然高不可攀,供应更不足。

其实,在不少地方可负担房屋甚至是多到滞销,关键在于价格;40万甚至50万令吉的房屋,还算是可负担吗?

国行说,少过30%的可负担房屋价格低于25万令吉,国内平均房价仍然是收入中位数的4.4倍(可承受的范围却是3.0及以下)。

对于城市与主要州属,这个价格可能吗?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