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要民主 不要裤子/罗汉洲

中国异见者刘晓波因患肝癌病逝,欧美国家和所谓维权人士当然不会放过这(利用死人)大好机会,于是乘机指中国没有人道,没有人权。

若论到治疗癌症,中国是一级水平,中国如果治不好,其他国家也治不了。

因此,除非有特殊情况如政治上的需求,否则中国不会批准触犯中国法纪的人出国就医,如六四事件主角人物之一的王丹就是以脑瘤的理由赴美治疗,哪是中美政治妥协的结果,王丹自甘充当美国的棋子,“将”回自己的祖国,这是王丹自诩的“爱国”,所以中国网友说王丹不是脑瘤,而是脑残,他才是中国的脑瘤。

另一个是已被判死缓的中共元老姬鹏飞儿子姬胜德,也因同样需求得以出国“就医”,最后就是定居美国。

王丹和姬胜德是假病出国,因为美国在搞是非,刘晓波却是真病,真病就须真医,中国医术已臻世界一流,尤其中西结合治病之高疗效更非他国所能比拟,刘晓波留在国内治疗是最恰当的。

利用刘晓波攻击中国

中国为刘晓波治病已是尽心尽力,不但集合国内知名专家为他治疗,还邀请美、德肝癌治疗专家会诊,一般中国平民绝对得不到这样优渥对待,奈何所谓佛渡有缘人,药医不死病,刘晓波却患上死病,终于药石罔效。

在这年头,凡是反中国的中国人就给西方国家捧为民主斗士,凡与中国政府唱反调的就是维权人士,所以刘晓波被欧美国家捧为英雄好汉,且不惜赠以诺贝尔和平奖,但刘晓波对世界和平做了什么贡献?一点都没有,他之能得到诺贝尔和平奖,只不过他是中国的异见分子,敢和中国政府作对而已,诺贝尔和平奖就如此贱价送出,于是所谓维权人物就以赞颂刘晓波来自抬身价。

28年来,西方国家一直在利用刘晓波作为攻击中国,诋毁中国的工具,刘晓波也乐于被利用,挟洋自重,他的“爱国”手段与王丹同一路数,直到死前的前几天仍被西方国家利用来诋毁中国。

事缘刘晓波去世前两三天,中国专家认为刘晓波的情况不适宜乘塔飞机出国,但来自美、德的医学专家则说刘晓波应出国医治,且拍胸膛保证刘之安全,并指中国不让他出国治疗是不人道与剥夺人权的事。惟美德专家前脚一走,刘晓波后脚就跟着“走了”,设若给这2名外人带走刘晓波,他不死在飞机上就死在甫到外国时,然后就葬在外国,并刻石为碑,作为永久羞辱中国的标志。

换言之,西方人要刘晓波出国并不是为了替他治病,而是利用他的尸体来表扬自己有人道,有人权。

中国历经百年内忧外患,人民颠沛流离,衣食难继,所以如今让人民吃得饱,穿得暖,就是中国最需要的人道;勿让英法联军、八国联军、蝗军侵略这些历史重演,勿让东西洋诸蛮夷之国再到神洲大地焚烧掠夺、奸淫杀戮,这就是中国重要的人权,但包括刘晓波在内的中外维权分子却鼓吹中国人民宁要“民主”,不要裤子,他们宁愿看到中国人给外人奸淫杀戮、丧权辱国,也要在中国推销“民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