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方城——华校教《弟子规》弊大于利/黄子伦

看了方城先生回应我而写的《敬人只是个人素养》,虽然方在文中引经据典,但其论证方式却是漏洞百出,一上来就给我扣帽子,说我不认同长幼有序。不过,我从未这么说过,我只认为敬重是要靠自身努力赢取,而不该和辈分有牢不可破的挂钩关系。就像父母会对孩子有信心,不在于血缘,而是孩子变得成熟且处事可靠,才赢得父母的信任,并会称赞这孩子“生性”。

将心比心,父母难道不该也努力,证明自己配得上孩子的敬重吗?

单靠《弟》不能拨乱反正

其次,方虽然对很多伦理惨剧痛心疾首,但其分析却直接认定必然是后辈不敬重所致,而一厢情愿认为靠读《弟子规》就能拨乱反正。如果没有读《弟》是关键,方有否想过在《弟》盛行于华校之前,很多家庭里的和谐关系又是从何而生?而且,我要提醒方,父母会否虚心听取孩子谏言,得看会否自我反省并搁得下面子,而不是读《弟》。

很多人以为《弟》是中华文化的经典读物,所以认为教小孩念《弟》利大于弊。但是,到底《弟》的经典价值体现在哪里?如果为了学习儒家思想,为何我们不是学习《三字经》这部更为正统的读物,而是《弟》?《三》好歹是宋朝的作品,比清朝的《弟》有更悠久的历史和文学价值,不是吗?

更何况,《弟》是写给当时的农家子弟看,好让他们听话,让清朝政府容易管理。如果父母真的有关心自己的孩子,你们就会发现《弟》通篇内容几乎是一堆教条。衡量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的唯一标准,就是看父母高不高兴。

举个例子,里头写到“谏不入,悦复谏,号泣随,挞无怨”,意思就是如果你父母不听你的劝告,你就等到他们高兴再劝,再不行就用哭的苦肉计,如果父母恼羞成怒反过来责打,小孩也不可以有怨言。请问,这是教育良物,还是虐待儿童手册?况且,孔子没有认可父亲打孩子,孩子就应该受,这个道理。凭什么说《弟》是儒家经典?

我当然知道《弟》的内容不是100%错误,而这就是问题所在,因为一本书如果是从头到尾都是错的,我们一下就能看出来。而最麻烦,就是分辨真假混杂在一起的资讯。因为当你看到符合你认知的资讯时,你很容易掉以轻心,然后不小心接纳了那些没有错得太离谱的错误资讯。这类文章常常见于社交媒体的内容,而《弟》就是这种特性读物。

作为大人,我们看《弟》当然没有太大问题,因为我们已经有了一些基础常识和思考能力。但有多少人是真的从小孩子的视角去看这本《弟》?很多人以为,小孩还小,先背了,等他们长大了就会明白了。但是,《弟》不是乘法表,不是一套已经被各个学界证明有效,或者正确的读物。哪怕是儒家经典的《论语》,每个学者都可以有自成一家的解读方式,而且长期辩论。小孩子能用这么成熟的角度去研读《弟》吗?

认清小孩学习极限

我告诉大家,小学生什么最拿手——服从权威。很多家长应该有这个经历,你在教小孩时,如果你说的资讯和学校老师不一致时,他就会和你争论,然后他一定说“老师不是这么说的!”。不信的话,你现在可以试试告诉他电灯泡不是爱迪生发明,华盛顿没有砍倒樱桃树,看看他们的反应如何。

我这么说,不是苛求老师帮父母把关,因为华校的繁文缛节已经是泰山压顶地把老师们压得死死。而是要父母可以从更客观地角度认清小孩的学习极限,以及《弟》对小孩的伤害,而不是作为既得利益者,享受着《弟》把你家小孩练成太监来伺候你。这个时代,已经没有皇帝了。

而且我们需要时时提防有心人士借助“推广中华文化”的招牌,来把各种僵化思想的读物带进学校。因为我发觉很多本地华人有这个情意结,认为凡是中华文化,或者是中国来的东西就觉得是非常不得了,从而姑息养奸。引入《弟》是一例,热衷于搞“规范用语” 的又是另一个悲剧,把本地人常说的交通圈(就是roundabout),硬生生规范为“环岛”,或“转盘”。这种做法,恐怕只会把我们的华校搞得乌烟瘴气。

难怪,有能力的父母都把他们的孩子送去国际学校。

黄子伦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