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进海外市场
中国共享脚车美新碰壁

摩拜脚车登陆新加坡4个月,投放量仍然偏低,并常因乱停放而被当局没收。

不到两年时间,五颜六色的共享脚车便已迅速占领中国许多城市的大街小巷。

在中国市场欣欣向荣的形势下,以摩拜脚车、ofo等为代表的共享脚车品牌也开始组团骑进了海外市场。从美国到新加坡,从英国到日本,中国的共享脚车正在努力打造一张被全球熟识的“中国智造新名片”。

在这一过程中,有英国曼彻斯特、牛津市民的跃跃欲试、网络炫车,也曾在美国、新加坡等地遇冷,可以说喜忧参半。

今年3月,摩拜脚车正式在新加坡投入运营,开始海外战略。然而,4个多月过去,实际情况是投放量并不高,还因为在当地乱停乱放出现脚车被没收的情况。

公交发达不需骑车

一位新加坡市民表示:“这里骑共享脚车的太少了,一个是天儿太热了,一般人不会去骑车;还有就是公共交通非常发达,也很舒适,不需要骑车。”

除此以外,公开报道显示,新加坡部分区域投放的ofo小黄车已经引起了当地企业不满,指责其单价极低、未缴纳公共场地使用费,涉嫌不公平竞争,也是麻烦不断。

与此同时,进军美国旧金山的“小蓝车”也遭到了严重阻击。今年年初,旧金山市政部门给小蓝车总执行长李刚写信,反复提及“公共路权”,并提出包括经营活动不许与现有法律和特许经营协议相冲突等多项要求。

英国牛津大学科技创新中心负责人沃克曼则提醒,在今后的推广中,还存在商业模式的磨合问题:“和中国不同,我们没有足够的地方存放脚车,我们更注重脚车普及度高的地区。”

海外市场为求投资

人们不禁要问,共享脚车在中国发展还不成熟,为何急于追求海外市场呢?

ofo联合创始人张巳丁说,时下共享脚车的竞争现在还处在第一阶段,大家必须尽快让自己的车布满街头,也要让投资人看到广阔的前景和希望。

“共享休息舱”开发“午睡经济”。这是上海国际大厦一名使用者体验该设施。(新华社)

京沪“共享休息舱”
甫营运1周被查封

开发“午睡经济”的“共享休息舱”近期在北京、上海出现后,引来大批体验者及媒体,迅速走红。

可是在一周后,当北京某电视台记者再次前往北京中关村的“共享休息舱”去体验时,发现大门紧闭未营业。据知情人透露享睡空间已被警方查封,具体原因尚不得知。

“共享休息舱”远看就是两个硕大的白色箱子叠放起来,正前方有一块蓝色显示屏,外观看起来颇具未来感。

半小时收费6.3元

舱内有枕头和床垫,没有空调,但有一个小风扇,使封闭空间不至于太闷热。舱内镜子、插座、优盘USB接口一应俱全,3种灯光可自由切换。

每天有专门的保洁员来打扫卫生,定时更换床单。

目前的价格设置是高峰期10元/半小时(人民币,下同,约6.3令吉),超过半小时每分钟0.33元,高峰时段为每天上午11时至下午2时。非高峰期价格是6元/半小时,超过半小时每分钟0.2元。

人工智慧恐毁人类
特斯拉老板吁管制

“人工智慧(AI)对人类文明可构成根本性威胁,远不是车祸、坠机、药害或食物中毒所能比拟。”“我认为人类真的要担心AI。”

向来对科技充满乐观远见的特斯拉汽车创办人兼总执行长马斯克,最不放心的科技进展是电脑的人工智慧,他15日在一项会议中向台下的美国各州州长警告,呼吁他们尽早管制AI发展。

如“天网”引战争

马斯克在全美州长协会的会议上演讲,他说若等到拥有AI的机器人开始在路上杀人,才想立法管控AI时就太迟了。

马斯克警告,AI在最糟的状况下将自行在网络散播假新闻,挑起战争,毁灭人类,就像《魔鬼终结者》里的“天网”一样。

马斯克说:“AI是少数我认为应该积极立法管制的项目,因为我认为等到被动处理AI的危害时,那就太迟了。”

他举例,以往的科技进展,像汽车与飞机,是在几次重大意外后才开始立法规范安全性。但AI的进展速度太快,牵涉层面太深太广,不能用对待汽车与飞机的方式对待AI。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