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获取信息研究对手”
特朗普贬“通俄”为恶搞

特朗普星期六抵达自己在新泽西州贝敏斯特镇的特朗普国家高尔夫俱乐部,进入总统看台时向支持者挥手。(美联社)

(华盛顿16日综合电)美国总统特朗普反驳关于其竞选团队成员和一位俄罗斯律师之间会晤的新报道。

特朗普在新泽西州的高尔夫度假村度过周末。尽管媒体报道关于俄罗斯争议的新情况,但美国股价继续攀升。特朗普星期六在推特上写道:“尽管有关俄罗斯的恶搞故事,但股票市场昨天再创新高,就业数字也开始变得很好了!”

特朗普星期四为儿子与俄罗斯律师私下会面提出辩护。

特朗普星期四在谈到小特朗普决定与这位俄罗斯律师会见原因时说:“从现实角度看,我认为大多数人都会同意这样的见面。”

小特朗普从一名中间人得知这位俄罗斯女士是俄罗斯政府的律师,她提出愿意给小特朗普有关资料,以表示莫斯科对特朗普的支持。

特朗普说:“这种做法就是研究对手,或者是研究你的对手。这在政治中是非常普通的。政治并不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行业。谁有信息,你就找谁要信息,这是这个行业的标准做法。”

美国有关方面对特朗普竞选团队在去年选举中,与俄罗斯人的接触展开调查已持续好几个月。特朗普说:“这次会面什么都没有发生,发生的东西是零。老实说,我认为媒体在对这个很多人都会做的事情大做文章。”

避谈“会面应先通知”

特朗普说,“就我儿子来说,他是很棒的年轻人。他见了一名俄罗斯律师,而不是政府律师,只是一名俄罗斯律师。见面的时间很短,见面很快、很快就结束了,非常快。”

记者问特朗普是否同意他提名的联邦调查局新任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关于小特朗普应该在得知对方要求见面的时候,通知联邦调查局的调查员,因为可以预料这个要求来自敌对国家—俄罗斯。但是,特朗普总统避开这个问题,只是赞扬他对克里斯托弗的提名。

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长子唐纳德·特朗普接受福克斯新闻电视台采访。

参院司法委会要小特朗普供证

在华盛顿,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查理斯·格拉斯利参议员给小特朗普发了一封信,要求他就2016年6月20日在纽约特朗普大厦与纳塔莉亚·韦塞尔尼斯卡亚会面一事作证。

小特朗普说,他愿意主动作证,但是格拉斯利说,如果必要的话,会向他发出传票。

格拉斯利说,在该委员会对美国情报界做出的有关俄罗斯普丁总统亲自指挥,干预美国大选的结论展开调查期间,没有什么问题是不能问的。

格拉斯利领导的委员会只是参与对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关系调查的几个国会调查小组中的一个。

联邦调查局前局长、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负责涉俄问题的刑事调查,他也负责调查特朗普总统解雇前任局长科米是否有妨碍司法之嫌。穆勒就是从科米手中接过涉俄调查的。

众议院占多数的共和党的瑞安议长,敦促小特朗普按照格拉斯利的要求前来国会作证。

瑞安说:“我认为任何证人接到国会的要求都应该前来作证。”

艾哈迈德申

声称4人在场被揭实为8人小特朗普瞒与会人数

小特朗普在15日再次被揭发就会晤俄罗斯律师一事隐瞒真相。

美国有线新闻网称,这次他一直营造出会面仅4人出席的印象,但有消息人士指当时至少有8人在场。

据报道,小特朗普2016年6月9日在纽约特朗普大楼,接见俄罗斯律师韦塞尔尼斯卡亚,在场的除了特朗普女婿库什纳和竞选经理马纳福特、安排会面的中间人戈德斯通,以及13日才被揭发在场的前苏联反谍报官员艾哈迈德申外,原来还有拜托戈德斯通安排会面的俄罗斯流行歌手叶明的地产大亨父亲阿加拉罗夫的代表,以及一名传译员。

小特朗普11日在推特上,公布跟戈德斯通安排会面的电邮往来,并附上声明自言“完全透明”,但只字未提艾哈迈德申或阿加拉罗夫的代表。

他强调会面“没事发生”,但对于会面的存在、内容以至参与人数由此至终都是“瞒得就瞒”,予人此地无银之感。

众院情报委员会的民主党议员希夫,直斥小特朗普“蓄意掩饰、欺瞒”艾哈迈德申与会,“给这次秘密会面再添一桩令人极度困扰的事实”。

另有美国官员说,正调查艾哈迈德申在事件中扮演什么角色;甚至形容对方是“情报员”,更令人关注该次会面是否克里姆林宫推动成事。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迭戈星期六举行跨性别游行,一名异装男子(左二)穿上印 满特朗普照片的裙子与其他参与者合影。(欧新社)

特朗普大厦会晤  
两参与者浮出水面

2016年6月,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律师在纽约特朗普大厦会面的其他参与者,已浮出水面。

新闻媒体星期五报道,两个俄罗斯裔美国人,阿纳托利·萨莫乔尔诺夫和里纳特·艾哈迈德申,曾陪同俄罗斯律师纳塔莉亚·韦塞尔尼斯卡亚与特朗普团队会面。特朗普的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最初表示,会面目的只是讨论俄罗斯禁止美国人收养俄罗斯儿童一事。

小特朗普这个星期承认他参加会面,是因为对方答应为他提供能证明特朗普的竞选对手、希拉丽犯罪行为的信息。

被媒体点名后,艾哈迈德申星期五告诉《华盛顿邮报》说,他确实参加会面。“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星期五晚报道,当时的翻译是萨莫乔尔诺夫,据信此人曾担任国务院的项目经理。

萨莫乔尔诺夫和艾哈迈德申的名字,都曾出现在2017年4月国会参议院司法委员会调查特朗普竞选团队通俄事件的诉状上。

艾哈迈德申于2009年归化入籍,成为美国公民,但没有放弃俄罗斯国籍。他曾游说美国不要对俄罗斯践踏人权而施行制裁。

艾哈迈德申告诉《华邮》,他参加去年6月的会面是最后一分钟的决定。他和韦塞尔尼斯卡亚当时在特朗普大厦以北几个街区处吃午餐。韦塞尔尼斯卡亚突发奇想,邀请他一起参加当天晚些时候的会面。

艾哈迈德申曾经告诉媒体,他曾为苏联反谍报机构工作,但只是在上世纪80年代在俄罗斯军队服役的两年期间。他说,他跟其他苏联年轻人一样,18岁应征入伍。

他最近告诉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 说:“我出生在俄罗斯,并不意味着我就是克里姆林宫的特工。”

对于艾哈迈德申是否淡化了他跟俄罗斯的联系,国会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格拉斯利3月份曾提出质疑。

特朗普女婿 库什纳。

女婿库什纳涉嫌通俄仍可接触机密遭非议

作为特朗普女婿,库什纳一直被视为通俄事件核心人物之一,可是现在他仍可接触高度机密并进入禁地,备受质疑。分析员认为,若换了是其他人,早已被革职。

中情局前官员斥损国安

曾于中央情报局及国安委员会任职的普赖斯撰文指,今次密会俄律师风波的三大主角小特朗普、库什纳、前竞选主管马纳福特之中,仅库什纳一人有公职在身并可接触机密资料;库什纳亦先后与俄罗斯多名重要人物会面,包括驻美大使基斯利亚克、银行业巨头等,没有完整申报。

普赖斯指,当日自己曾获准接触机密资料,是经过为时一年、极为严格的审查程序,包括面试、心理评估、测谎等,就连家人都要接受调查,生活一切细节都不放过。他断言,如果自己像库什纳般与外国人员有如此多联系,肯定无法通过审核。

对于这种“双重标准”,普赖斯认为完全归因于库什纳和特朗普的关系。按常理一名公职人员身怀如此多嫌疑,肯定会被革职,偏偏库什纳完全无事,认为这不但危害国家安全,也对其他长期服务国家的人不公平。

支持者在高尔夫俱乐部观赛玻璃包厢外,向封闭厢内的特朗普挥手。(路透社)

总统亲临女高球赛场内欢呼 场外抗议

特朗普星期六前往新泽西州的特朗普国家高尔夫俱乐部,观看美国女子高尔夫球公开赛第3 回合赛事。

场内球迷高声欢呼,场外则抗议声不断。 

特朗普身穿白衬衫,没打领带,头上戴着印上招牌口号“让美国再度伟大”的帽子,和现场的观众打招呼。

他抵达时,恰巧是领先群选手开球的时间,特朗普向观众挥手致意,在选手敲出一记好球时 也报以掌声。

不满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发表歧视女性言论的人士,呼吁美国高尔夫球协会更改比赛场地。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前,美国女子高尔夫球公开赛就已经在特朗普高球俱乐部举办多年。

与球场内不同,特朗普国家高尔夫俱乐部外几乎是一片抗议声。图为一名打扮成特朗普的示威者出席集会。(欧新社)

监管通俄调查前检察官任特别顾问

白宫15日宣布,美国总统特朗普已任命前联邦检察官科布为白宫特别顾问。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白宫声明称,科布是华盛顿霍金路伟律师事务所调查实践的合伙人,他将监督有关“通俄事件”调查的法律和媒体回应。

科布是资深律师,毕业于哈佛大学,并在乔治敦大学取得法学学位。

美国前联邦检察官科布被任命为白宫特别顾问。

特朗普应学克林顿聘一律师专司丑闻

美国总统特朗普结束访问回国,即面对媒体“挤牙膏”式揭发长子小特朗普密会俄罗斯律师的内幕。

这件事不但掩盖了他的外交成绩,也令他难以分身推动立法。专家认为他大可仿效前总统克林顿面对弹劾聆讯时委任专责律师回应丑闻,以免日常政务中断。

美联社报道,当年以特别顾问身分助克林顿撑过弹劾案的戴维斯直言,特朗普团队现时没有一套有效的危机处理方法。

“若目标是控制、中止事件,就应尽早自行交代,而非像小特朗普般,一再在被揭穿后修改说法。”

此外,克林顿当年委任戴维斯一人专责应付丑闻,避免自己及白宫西翼的幕僚分身乏术。如今特朗普则是本人、小特朗普及女婿库什纳各自聘请律师。

戴维斯认为,特朗普一班人只需要一名律师,确保各人口径一致,并搞清各人所知的事。“此人最好是现职白宫律师,毋须聘请外援。”

丑闻损外交成果

处理丑闻失当的恶果,是白宫无法摆脱施政劣势。有白宫顾问认为,特朗普在访问波兰、法国期间展现领袖风范,成就堪称他上任以来的高峰。

“但在他乘坐专机返国时,幕僚都要忙于预备应付小特朗普丑闻,无法运用从外交上争取到的民望,来推动国内议程。”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