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消费社会激励服务业

数据显示,在2016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总量超过11兆美元(47.3兆令吉),仅次于美国,居全球第二;虽然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但是达到6.7%,还是位居全球主要经济体第一。

在这样的经济规模增长之下,中国的发展趋势,是逐步从生产型社会转向消费社会,而这也为中国的职场、行业需求带来了变化。

根据中国智库21世纪经济研究院,对中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平均工资的研究,在2003年之后,最高收入的首三个行业,是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金融业及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

在20世纪末,由于行业的垄断性与国营性质,电力、煤气等领域有较高的收入。

到了今日,这些公用事业领域也进行了改革,在员工薪酬、福利方面更为贴近企业界的做法,但是这些行业的收入增长,仍然可能不如像金融、资讯科技等新兴行业。

农业制造收入低

另一方面,中国的农业、传统制造业被列入了收入不高的行业中。在这样的发展形式之下,最高收入的首三个行业都是服务性质,而这点也是能理解的。

在2015年,英国《金融时报》就指出,认为“服务业成中国经济增长关键”,而伴随着中国转向消费社会,教育、文化、体育、娱乐,公共管理等领域,也预计将跻身为较高收入的新领域。

数据也显示了这个发展形势;服务业在中国国民经济中的地位持续上升,2016年上半年服务业占GDP的比重达到54.1%,服务业吸纳就业人口数是第二行业的1.5倍。

中国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服务经济创新发展大纲(2016-2025年)》也披露了到2025年,中国服务业增加值年均增速达到7.2%,服务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60%,服务业就业人口占全社会就业人口比重达到55%。

而同一份文件也指出到2025年,中国服务经济市场化、社会化、国际化水平明显提高,发展方式转变取得重大进展,有效供给持续扩大。

中国最大独立智库安邦,也在《2017年经济形势的判断》报告中分析,中国行业和市场的发展趋势,是国外的服务业正在进入中国市场。

国外服务业发展需要人口,也需要消费市场,而中国的人口、购买力,也正符合这样的需求。

人才培训有商机

但是,中国的服务业发展和人才培训仍很薄弱。

首先,专门的服务型人才缺乏。无论是零售业还是一些中级、高端的服务领域中,中国也非常缺少有质量的相关人才,这在二、三线城市更是如此。

不过,安邦智库认为,这实际上是机遇。

不少跨国企业在中国开设服务培训机构,如阿迪达斯(Adidas)在上海开设全球首家零售学院;日本大型护理企业NICHII学馆,从2015年起在中国多地开设了职业培训学校;普华永道在上海自贸区注册成立了一家非学制类的职业培训机构等。

安邦智库指出,这正是这些外国企业看中了中国社会发展动力转换的时机,提前抢占中国消费领域的“先机”。

为消费社会提供服务业人才培训,是顺应未来潮流的重要商机。

至于马来西亚,服务业也是推动大马经济发展主要领域,预计每年增长6.9%,从2015年占国内生产总值53.8%,增加至2020年的56.5%。

在未来几年内,大马服务业还需要吸引逾400亿令吉的投资。

大马前景乐观

另一方面,预计今年第三季,大马的服务业仍然乐观,并将能取得进一步增长。

在这样的格局之下,中、马两国的服务业,都有很大的商机与发展空间,而两国在这个领域的相互投资,更有乐观的前景。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

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malaysia@anbound.com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