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鞭刑需三思/吴荣顺

吉兰丹州行政议员拿督陈升顿说,大马今天的经济靠旅游业来推动,但是大马的旅游业却靠妓女及按摩业来引客,社会风气败坏。

这样的一种判断是不公的。正如说没有人要到吉兰丹旅游一样都是不实的。

为了这样的一种所谓的指责,合法化吉兰丹州政府来落实公开鞭刑,以教育回教徒。理由还是牵强。

面向大家不加隐蔽

什么是公开?面向大家,不加隐蔽的意思。

有一个监视官员在旁监视刑罚的进行,不叫公开。那是曲解公开。

合理合法的事情,只需要公开商量和讨论。不是公开羞辱。

公开鞭打的学生的做法已经被取消多年。因为那肯定是不符合教育理论的。

同样的为了教育民众不应该犯法,公开鞭打难道就是好的做法吗?这还是需要深思、省思的。

公开审判肯定的争议不大。让法院所审理而关注大众利益的案件更加应该公开进行。公开审讯那些公然私用政府金钱和财物进行不正当的活动者,铁定没有人反对。

至于公开鞭打,无论如何还是不宜的。除了有违宪之嫌,很肯定的是违法人道。毕竟公开示警,让欲犯错者退缩,而听命于法律还是有其他之途径的。公开鞭刑,理应审思。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