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疑涉转移定价
外国料理店大查税

内陆税收局的查税工作陆续有来,下一个目标将转向餐饮业,特别是外国料理餐馆!

拥有海外风味的餐饮业在大马如雨后春笋般林立,中东菜、日本餐、韩国餐、中国餐、墨西哥餐、欧美国家美食等样样有,这些业者使用进口食材、聘请外国员工或纳税方面有否出现疏漏,成为内陆税收局关注点。

内陆税收局总执行长拿督沙宾沙米达接受《南洋商报》专访时,就点名在大马发展蓬勃的餐饮业,不违言有些业者呈报所得税数据对比关税局提供的消费税数字有出入。

该局也要调查这些使用进口原料的外国企业,是否有涉及转移定价,并极力揪出逃税业者。

或二度审查外国料理店

沙宾沙米达说,该局未来审计目标会是餐厅,如中东餐厅、日本餐厅、韩国餐厅、扁担饭餐馆等,就算相关业者曾经被审计,他们也可能再度面对这审查。

他指内陆税收局已掌握了国内餐厅的名单,知道不同类型和国籍的餐饮公司究竟有多少家。

“内陆税收局已和移民局合作,在展开行动时,也让移民局来鉴定相关业者有否抵触移民法令。”

询及外国籍经营者的纳税情况,沙宾不否认有些人有纳税,但税收局仍发现他们所呈报的税务和实际情况不符,也有些业者根本没有纳税。

沙宾接受《南洋商报》访问说,一些餐馆经营者是外国人,他们比本地业者有的优势在于其劳工也是来自本身的国家,不像本地劳工难以聘请,而且所能够工作的时间也很长。

他说,这些外国经营者的餐厅用料和原料许多时候也来自本身国家,内陆税收局也展开调查,确保没发生转移定价,即他们从本身的国家取得更低价格的供应。

“内陆税收局对于这些餐厅究竟从哪里取得原料供应和劳工其实都没有兴趣,关键在于他们有否纳税。“

转移定价可左右税率

专家认为,转移定价的形式有几种,其中主要表现在“高进低出”,或是“低进高出”,如母公司为子公司提供材料时,以降低子公司产品成本来获取较高利润,或是增加子公司成本来降低利润,而究竟采取哪种方法则是取决于国内市场和国外市场税率的差异。

通常情况下,企业会将收入和利润转移到低税国。这种方法是通过设置、分析、文件编制及调整关联方之间的货物、服务或使用方向(包括无形财产)收费来实施。转移定价也可用来反映企业内部的资源分配或达成其它目的。通过制定公司间的服务和采购合同,企业能获得在低税收国家内的利润及转移利润以帮助别的公司弥补亏损。

针对转移定价课题,海关机构(关税局)和税务机构(内陆税收局)所关注的焦点并不一样。关税局重点在于低报价格,因为低报价将会导致关税减收,而若商家将价格报高,则将导致公司所得税减收。

沙宾:接下来审计的对象将会是餐饮业 。

雷厉调查“大小通吃”
贪污大案追税逾1亿

内陆税收局雷厉风行全国查税、追税,并非只有大企业、商家被查出逃税严重,就连被反贪会调查涉嫌贪污舞弊的贪官,也会被查欠税。

沙宾向《南洋商报》透露,以早前轰动全国的沙巴水门案及其他贪污大案,总体而言,内陆税收局预计要追讨多达1亿令吉的拖欠税款。

“我们将会针对贪污案件,调查税务方面的环节。而最近我们也取得成果,我们援引所得税法令调查了沙巴水务局的案件,并发现最终应能追索高达1亿令吉的税款。”

他说,目前已完成该案的一部分调查工作,已追回一部分的税务,但其余税款仍有待追回。

他日前曾向媒体透露,如果相关案件的资金被庭冻结,那内陆税收局也取不到相关的税务,但最终将能取得属于人民的税款。

内陆税收局是在去年杪开始和反贪会展开策略性合作,针对贪污、滥权的课题进行资料共享,以强化追税的实力,并鉴定这些涉及贪污案的人士,究竟拖欠了多少的税务。

反贪会将会在调查贪污和舞弊案件的同时,将资料交给内陆税收局采取行动,希望同坐共同执法的方式,阻止及扑灭涉及贪污舞弊的欲望。

反贪会官员于去年10月4日到沙巴水务局展开突击调查,寻获一叠叠堆积如山的钞票。(档案照)

贪官家搜逾亿赃物

反贪会于去年10月初对沙巴水务局展开大逮捕行动,逮捕多名涉案官员,并从2名水务局正副总监家中,搜查出过亿令吉的赃款和财物。

去年12月29日被揭发的“沙巴水门案”主角,即沙巴水务局前局长莫哈末达希尔、其妻子法兹雅以及沙州财政部技术及工程顾问林南平分别面对37项洗黑钱控状,涉及共6000万令吉非法收益,并在2001年反洗黑钱、反恐怖主义融资及非法活动收益法令下被控,他们皆不认罪。

这也是大马反贪会史上最大笔的扣押金,市值1亿1400万令吉,而该案件为33亿令吉基本设施计划滥权案。

沙宾日前就说,他们也针对许多“影子经济”的业务展开追查税务的情况。

他受询时表示,发现部分涉及“影子经济”的企业和个人可能有报税,但所呈报的数额与正式情况并不符。

审计汇巨款外国人

内陆税收局会与移民局合作,由该局调查外国人汇出国的资金,而当税收局发现被汇出的数额偏高时,就会针对特定案件展开审计。

沙宾说,雪隆地区出现本地店主把店铺出租,经营者却是外国人的情况。

“通过和地方政府合作,我们能鉴定店铺拥有人。这类现金交易的案件比较复杂,但若拥有人购买新的产业、将钱储入银行,我们就能鉴定。”

谈到跨国企业常犯的问题,沙宾认为过往常见的是没有储存好转移定价文件,当时这些文件都只是由海外的母公司所储存。

“但今年开始,我们也调查一些跨国企业,包括涉及数码经济的公司,发现其中一家公司涉及的税额就已是上亿令吉。”

他也表示,内陆税收局会与澳洲、英国及印尼执法单位合作,深入调查这些问题。

没针对特定领域“开刀”

对于有业者认为内陆税收局今年针对某些特定领域”开刀“,沙宾强调,若各造观察被调查和审计的案件,就会知道这想法并不正确。

“也有些(调查)案件是大公司,而且我们不看种族,若你问四大会计行,他们会告诉你们,我们没在意种族,即使政府官联公司、金融机构或各族大企业,我们都有展开调查。”

他驳斥任何“选择性执法”的指控,强调即使是政府官联公司在审计后,内陆税收局也会要求他们缴上一些过去没被发现的税务,这些官联公司都要依从指示。

询及为何许多案件没对外公布,沙宾指内陆税收局鉴于一些条文不能对外公布调查细节,也不了解大马交易所对上市公司对外公布的要求。

”内陆税收局是针对各行业的风险来决定,究竟要对哪个行业展开行动,而且针对性地对个别行业,将比过去的方式来得更为有效。“

“微服私访”没注册GST商店

业者别以为本身没有注册消费税就没事,内陆税收局也会和消费税团队一样“微服私访”,到商店观察业者做生意情况!

沙宾说,过去内陆税收局的审计工作结果发现,频繁使用现金交易的行业都属于高风险群,因为所有收入和支出都属于现金交易。

“然而通过执行消费税,内陆税收局能检测和判定这些餐厅所呈报的税务是否正确;针对不涉及消费税的餐厅业者,我们也会派出官员前往“蹲点”。

“我们的官员会去那里用餐,观察业者经营的情况,看看他们有否缴纳应有的税额。”

独家报道:苏正义

独家报道:苏正义

独家报道:苏正义

独家报道:苏正义

独家报道:苏正义

独家报道:苏正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