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劳泛滥,官民有责/陈圆凤

假日,尤其长假期间,游子回乡,吉隆坡的主要留居人口就是外劳;在市中心看到大量外劳聚集,我错觉以为自己是外人!

有一个星期五,我在老城区何清园对面的回教堂前,看到络绎不绝前往祈祷的教徒,绝大部分是外劳;他们一路上疾走着,像一个大队伍似的,绵绵不绝,从武吉免登地区穿过吉隆坡警察总部,看着实在有点触目惊心的感觉,本地回教徒反而不多见!难道现在回教堂里祈祷的,多数是外劳?

人类天生对非我族类有抗拒感,因为不理解而产生不安全感,当我看到上述那种场面,我也提醒自己不要带着偏见,可是,心里油然而生的恐惧感,还是让我觉得应该避而远之。我看着他们的脸孔,觉得陌生之余,似乎也藏着一些难以捉摸的情绪。

无关歧视

当我到咖啡店用餐,我会选择不是外劳掌厨的熟食摊档,不为什么,只是希望食物会更卫生点。并不是我心存歧视,想想,外劳来自什么国家?他们的国家如果比我们落后,他们已习惯那样的卫生水准,你能期望他到这里会改变吗?

好比印度,全国有70%的人口是没有厕所的,所以到印度旅游的人不敢喝当地的水;那么,你能期望从印度来的人,到了马来西亚之后,就会改变他们的卫生习惯吗?他们的教育和思想就是处在那个水平,你能对他们有什么要求?

绝大部分有聘用外国女佣的家庭主妇都明白,要女佣接受马来西亚人的卫生标准是多么困难的事情,这就像我们到先进国家工作,一样也不能符合当地的基本要求,这是同样的道理,与歧视无关。

在我熟悉的一些咖啡店,居然有咖啡店老板允许外劳经营经济饭档,外劳从助手变成老板,煮炒煎炸一手包办,结果,食物难吃不说,卫生情况也很成问题。很多咖啡店,蟑螂横行、老鼠四窜,这与厨余处理是否有关?这和外劳助手的工作水平是否有关?谁又该负起责任?

外劳当家

此外,很多咖啡店也出现外劳当家的情况,我不理解咖啡店老板是怎么想的,这明明是犯法的事,为什么要纵容外劳呢?就为了自己的店租收入,就不顾一切?这能怪政府吗?

无可否认,当下马来西亚外劳横行是政府执法的问题,说得直接点,就是贪污滥权,以及政策错乱、朝令夕改的恶果;不过,民间商家对外劳的纵容,也占了很重要的因素,特别是熟食小商贩,小老板们将外劳从助手变成大厨,不仅对食客不负责任,也对社会不负责任。

今天,外劳成为严重的国家问题,不仅对治安和社会安全卫生等造成威胁,甚至因为外劳不注重个人卫生而导致肺痨等疾病出现,据说现在到政府医院或诊疗所看病的病人,有三分之一是外劳。

马来西亚民间不要习惯性将所有国家问题归咎政府,外劳泛滥及外劳衍生所导致的问题,政府和民间责任各半,如果大家都不重视这个问题,后果不堪设想。

■陈圆凤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