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六甲王朝时的马来语/勇瑜

许多人误会,印尼语与马来语乃两种语言。其实,印尼语之根,乃廖内马来语,印尼之所以以廖内马来语为国语,除了为平衡各大语言群势力之外,马来语传统上是马来群岛通用语也是一大原因;马六甲王朝时期,马来语就是本地通用语。

当时,源自西方的民族主义,莫说是传来此地,诞生还要等几百年后。活在当时,眼里只有衣食住行娱乐或宗教等,“民族”和“国语”是很陌生的概念。所以,当时马来语的通用与流行是自然而然的,而非被宫廷赋予“国语”地位刻意抬高。

本国许多人,尤其是非巫裔,都不怎么想使用马来语,这是事实。假设你是华裔,家里说方言或华语,小学上华小,跟友人说华语;中学也许上国中,马来语环境,可是,纵然花十多年学习兼考试,依然对马来语“无感”;同时,周遭众人也在强调,英文有多么多么的重要,国内实际情况也告诉你,私人企业皆首重英文,而非马来文或其他语文。身为华裔,根本就不觉得马来语有什么实质利益处,自然而然不会看重之。

再来,出来社会工作,体验了赚钱不容易这个事实。以前对国内的种族宗教偏差政策,只是报章上看看知道就好而已,如今,晓得赚钱要看脸色要付出心力劳力等,对种族宗教偏差政策的体会非常深入,可谓是酸又是苦。种族宗教偏差政策与种族的语言是两回事,可是,人有人性,感情复杂,既然不喜欢种族宗教偏差,下意识也会抗拒与之有关的语言,更别说是要掌握好改语言了。

让马来语成科技语言

国内许多人往往不屑了解非巫裔不用马来语的真正原因,随随便便就把一切归咎于多源流教育制度,甚至觉得国语说的流利地道才算爱国,说得不好就是不爱国不爱马来西亚。这种观点,完全就是出自于单元主义角度,令人反感,根本无助于使马来语深入非巫裔的心。

没有认清根源,就没法对症下药。勉强没有幸福,语言要深入民心,就不应该靠政府的硬性规定,反而应让语言自然而然的成长及壮大,就像马六甲王朝时期的马来语般。政治人物要国内非巫裔诚心接受马来语,就应该积极一点,一.想办法使马来语成为经济科技知识语言,令私人企业主动放弃英语转用马来语;二.检讨以单一种族和宗教来制定政策的坏风气,渐渐不分种族宗教,按现实需要作政策考量。

若是今天就坐言起行,数代之后,马来语必能成为名副其实的“马来西亚语”。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