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跌无损财赤目标/白文春

国际油价今年1月初扬升至每桶57.10美元后,大幅回跌逾25%,于上月21日触及每桶42.53美元的10个月低点,过后于月杪回升至约48美元水平。

利比亚及尼日利亚增加原油产量,是拖累油价下跌的主因。

石油输出国组织部分成员国可能没遵守减产协议,擅自增产,加剧油价跌势。

此外,美国增产石油,尤其是页岩油产量,更进一步拖累油价下跌。

美国页岩油今年5月产量按年增长7%,不仅优于4月份的5%增幅,更是2015年9月以来最强增长率。

今年首季出口强劲增长,推高政府出口税收入。

页岩油增产也抵消了OPEC成员国同意减产的利好因素。

油价回跌至我国政府去年拟订2017年财政预算案时,原油价格每桶45美元的基准以下水平。

这已引起市场担忧,会否影响政府在2817预算案中的财政赤字目标(占国内生产总值3%),并进而影响政府的开销及国家经济增长。

油价仍高于政府预期

今年上半年,每桶原油平均价格为52.8美元。我预估油价将保持低迷,下半年平均油价将是约40美元,全年则预计约为46.4美元。

这仍高于财政部在2017预算案设下的每桶45美元目标。因此,我相信,政府仍有望在今年实现3%财赤的目标(2016年为3.1%目标)。

不必因担心无法达标,而有如去年第四季一样,被迫削减开销,进而拖累整体经济增长。

税收意外跌 首季赤字200亿

另一方面,政府今年首季的收支出现200亿令吉赤字,或占GDP的6.2%,稍比去年首季的180亿美元,或恶化6.1%,主因是今年首季开销增加之余,税收却下跌。

事实上,今年首季税收按年下挫4.4%,至466亿令吉,反观去年末季则增长6.8%,而去年首季则是下滑5.3%。

税收下跌主因是间接税收,尤其是消费税的税收按年下挫9.5%。

我不确定消费税税收下行的原因,因为这与私人消费增长及批发、零售贸易扬升的走势背道而驰。

同样的,直接税收去年末季扬升后,也于今年首季掉头回跌。个人所得税税收首季按年重挫逾20%是罪魁祸首。

严厉追税缓和不利

同时,尽管原油价格今年初回扬,但政府的石油税收入却大跌,这或许是受国家石油公司配合各产油国同步减产所致。

无论如何,由于油价持续下挫,过去几年,石油税占政府总收入的比重已大幅下跌。

当局更严厉的追税行动,以及今年首季商业与投资活动走强,推高了公司税税收,局部抵消了间接税下跌的不利冲击。

此外,今年首季我国出口强劲增长,推高了政府的出口税收入。

另一方面,政府今年首季稍微增加总开销,按年增长0.5%至670亿令吉,主因是营运开销增幅加大,这主要是公务员薪酬支薪开销及供应与服务开销增加所致,而政府提供的各种补贴总额削减幅度则减少。

同样,随着政府今年首季扩大开销,净发展开销在去年末季下跌后,于今年首季重新攀升。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