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许一种语言经商/黄子

马六甲王朝全盛时期,万国千帆云集海港,行商坐贾在市场互通有无时,所用的语言,多达84种!

拜里米苏拉原为室利佛逝巨港的王子,宣称自己为马其顿王国亚历山大大帝后裔。纵使为大帝之后,年代久远,世居异域,肯定不谙先人语言。即不会讲希腊话罗马语,不过,其母语也应该不是今日我们所用的国语。其母语若是今日国语之祖,讲了,恐贵尊的前部长,现任政府社会文化顾问丹斯莱士雅丁也听不懂,遑论今日热心推广国语的爱国志士。

问题不在古典马来语与今日国语的差异如何。数百年前室利佛逝人能在马六甲打造光芒四射国际耀眼的商港,是古人放眼四海,心胸开阔,不以狭窄的种族主义看问题,而是以进取的商业精神,文化交流促进马六甲的繁荣强盛。

马六甲王朝能强盛,能成功,绝无二次世界大战过后的殖民地兴起的民族主义、变调的民粹主义狂热元素在内。

种族宗教主义具卖点

二战后风起云涌一时,借以推翻或赶走帝国主义政权的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狂潮,绝大多数国家在取得独立自主之后,就渐渐失去时代功能而复归平息了。唯一个马来西亚是朵奇葩,是世界前殖民地的异数,独立自主大权在握60年后,种族主义、民粹思想,仍常兴风掀波。

第14屇全国大选日近,极端宗教主义最具卖点,种族主义亦是行情看俏。所以,实权已无但仍有虚位可据的莱斯雅丁这位政府顾问,前些日子竟然在政府社会文化大会上,建议政府稽查揪拒用国语的银行及公司。

倘若首相接纳此议,亦应下令旅游部仿效某些民粹主义的法国人,当外国人用英语问路时,他们总用问者听不懂的法语回答,以示法语的尊贵高上。旅游部应全力配合,只许以国语与外国游客沟通,外国人亦应尊重我国国语国情。

令人遗憾者,莱斯雅丁那么爱国热爱国语,当年博士学位为何不在马大进修,论文用国语书写;却偏偏耗费宝贵的外汇去伦敦国王学院读,用英语写。

不顾科技不顾人才

在商言商,商业用语,国际上最通行乃英语。有些商业合约若用一方的母语或国语,通常仍会附上一份英语合约,且申明一旦语义有争议,最终仍以英语版本为标准,这是大英帝国和美坚利帝国先后称霸世界数百年的结果,迄今世界各国还须遵守的游戏规矩。

以中国日本经济之强大,俄罗斯军事之力量,亦无法改变,绝非一个靠出口导向“搵食”小小的马来西亚一群热爱国文斗士所能奈何。

他们能办到的是不顾科技不顾人才,成功排斥未考大马教育文凭的医科学生实习或医生进入公务员体系。

这些热爱国文志士,有朝一日生病,应该拒绝不懂国文的医生治疗开刀,即使所患之病只有不谙国文的医生能治。

真要推行只许一种语文经商,那须仿效昔日明清两朝闭关自守或日本锁国,因为上国大马地大物博,无所不备毋须同蛮夷通有无。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