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难逃“坏人”污名

时任IMF总裁米歇尔坎德瑟斯双手交叉于胸前,看着时任印尼总统苏哈托忍痛签署纾困协议。

有一张照片到现在仍阴魂不散跟着国际货币基金(IMF)。

1998年,金融风暴席卷亚洲,照片里时任IMF总裁米歇尔坎德瑟斯(Michel Camdessus)双手交叉于胸前,看着时任印尼总统苏哈托忍痛签署纾困协议,要求大幅削减支出,进行痛苦的改革。

出手太重恶化危机

鉴于亚洲殖民历史所赋予的象征意义,这张照片界定IMF在亚洲金融风暴期间的反应——出手太重,有些人抨击IMF的作法使得危机恶化。

前IMF历史学家、现在是加拿大国际治理创新中心资深研究员的詹姆斯鲍顿(James Boughton)说:“那张照片很伤IMF形象,因为IMF已经背负坏老板的形象,而且他们从很远的地方介入,开始发号施令。”

如今,距离亚洲金融风暴爆发已经20年过去了,对于IMF当时要求撙节支出的做法,争论仍在持续。

外界对IMF的责难是手段不够灵活,没有考虑到伤害了泰国、印尼、韩国等国家的一些迅速变化和特殊的情况。

在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前几年,IMF的建议包括开放资本账户的指导,这与后来这些国家资本账户失衡脱不了干系,因为投机性资金湧入,公司大肆举借外债。

批评者说金融风暴期间,IMF提供的意见同样糟糕。

糟糕意见扼杀复苏

当时IMF呼吁亚洲国家升息,以重建外汇储备,增强对本币的信心。同时,鼓励政府紧缩财政政策,为银行纾困清理空间,并降低经常项目赤字。

然而,在某些情况下,借款成本升高,加上削减预算,反而扼杀经济复苏。

苏哈托时代的印尼财长法埃巴瓦兹尔(Fuad Bawazier)认为,IMF的作法适得其反。那时雅加达推动IMF的计划,结果街头暴力、抢劫频传。

“IMF导致情势恶化,”他说。“IMF开出的药方,在我看来,情况适得其反。”

偏心宽待欧洲

最近,外界认为IMF在提供建议时更灵活了。

曾经担任IMF中国部门的负责人、现在是康乃尔大学贸易政策资深教授的埃斯瓦普拉萨德(Eswar Prasad)说:“IMF现在更愿意反躬自省,质疑自己长久以来的正统观念,不排除尝试其他解决危机的方式。”

IMF也有长足的进步。先前它倡导“包容性”的增长——顾及政府支出与社会安全网——甚至软化了对资本管制的立场。

即使如此,IMF的行为仍争议不断,希腊的经济危机就是一个例子。

IMF主张给予希腊较宽松的撙节支出,争取欧洲债权人减免债务,如此一来希腊经济才有复苏的空间。

对于IMF的支持者来说,这证明该组织展现了灵活的做法。但是对亚洲一些观察家来说,这代表IMF偏心,对欧洲比较好。

危机像野火

捍卫IMF的人说,亚洲20年前的问题,在IMF介入前早已根深蒂固;他们认为,未察觉到危机扩大不能只归咎于IMF。

新加坡“东盟+3 宏观经济研究办公室”(Asean+3 Macroeconomic Research Office,AMRO)首席经济学家许和意博士说:“我们都非常惊讶,没有料到这场危机会像野火一样蔓延。”

他说:“在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前,我们没有见过规模如此之大的危机,也没有料到影响所及会这么深。”

彭博社

彭博社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