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座雪崩何时来?/何启赋

自特朗普胜了总统选举至今,过去的8个月全球看到“特朗普涨潮 ”(Trump Rally)。

这几个星期,这个所谓的“特朗普涨潮”似乎有了扭转的迹象,尤其是在那斯达克科技股项,甚至有预测2000年的科技泡沫爆破重演的可能。

第1座:科技巨头股

这个就是本文的第一座“雪崩”的可能,高盛已经多次断言,卖空这些科技巨型股项。

第2座:中国债泡沫

第二座雪崩可能来自中国“债泡沫”的爆破。自去年以来越来越多迹象显示中国的国内金融形势,尤其是其WMP(财富管理产品)及其他各类的天量债务的泡沫,包括相等于国内生产总值(GDP)280%的M2货币供应、300%的总借贷,和天量高达3兆美元(约12.9兆令吉)的外债。

中国不断严厉的控制资金外流外逃,就足以说明这个“严酷”的国内金融形势,不论其经济成长如何强。

第3座:1MDB再现

第三座雪崩,所指的是大马国内的转变,已经沉静整年的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1MDB)又出现。

反对党决定走全国,严厉指控国阵和首相,这肯定会打击下个大选国阵的胜面。

大选就将到来,结果也可能是“雪崩”,加上前面2座雪崩,大马的股市令吉也很可能受到冲击,成为第三座雪崩。

问题是什么时候或正式出现“崩盘”或只是“调整”(Correction)而非“崩盘”?

要预测什么时候会有雪崩,雪崩的强度又会多大?如何打击全球和大马股市? 我们需要看看以下几点:

1. 2017年的那斯达克本益比30倍,2000年时为200倍,因此,当年崩盘很正常,今年还是便宜难崩盘。

不过,当年最严重的是TMT(Technology,Media and Telco)的高额借贷和过高的价位。今年只是FAMAA( Facebook,Alphabet, Microsoft, Apple and Amazon )的高价位,才是可能大幅调整的群体。

2000年还有欧元危机,欧盟几乎破产。今年欧盟无事,欧元已经软了很久。

因此,那斯达克不会因为外因而崩盘,唯一可能打击那斯达克的是中国“债务泡沫”的崩盘。

那斯达克的调整已经开始,可能会有高达10%至15%的调整。

2. 特朗普涨潮的消失。

对于美国股市,这个“特朗普涨潮”才是重要的。

现在我们可以肯定的说:美国国会让特朗普“联俄抗中”和“制裁中国”,所以会批准“解冻俄国资金”和贸易制裁中国。美国国会已经批准美国战舰停泊台湾港口。

对于美国国内的改革,包括医疗保险、税务改革、财政扩张,都会打下问号。

因此,特朗普涨潮的已经“寿终正寝”,美国股市已开始下降,不过,不会是雪崩。

3. 中国的恶劣金融形势,简单的说,已经到了接近“雪崩”的地步。

不过,因为中国的传媒从来都只是“报喜不报忧”,所以真实的真相很难知晓,尤其是国内的人民。

中国传媒多有“宣传”很少报道,尤其是国内的恶劣金融形势。

我们从国外权威机构所看到的,有

1:M2相等于GDP的280%;

2:总借贷高达GDP的280%到340%;3.美元外债应当是2兆至3兆美元(约8.6至12.9兆令吉)。

更重要的是,4大泡沫已经爆破2个,还有人民币和总借贷,高额外债才是最近“严酷”资金管制的最大原因。

4. 以上各项分析显示,大马近来的股市开始“小调整”。

大调整可能来自“政治不稳”,不过,这肯定需要国会批准RU 355回教法的修改,过后伊斯兰党退出雪州政府而导致不稳,却局势对国阵有利。

雪州的政局若出现不稳,可能会掩盖了1MDB的课题,因此,下个大选国阵和伊斯兰党“打三角战”,来分裂马来票而继续大胜,国阵可能夺下三分二的国会席位。

外来的两座“未崩雪山”,已经打击大马股市,富时隆综指正在调整,然而,国内因素却难以拉下股市。

我们要预测未来6个月(到年尾)股市没有大事,估计只有“调整”,投资策略应当是“逢低买入”。

另外,新财政预算案估计也没有什么看头,因为石油价格维持软弱,每桶介于40至50美元而已。

何启斌

何启斌

何启斌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