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与麦当劳/廖珮雯

笔者之前到越南旅行,再次探访大城胡志明市,相比起四年前的胡志明市,市区正进行许多建设工程。市政厅大厦的那条笔直宽阔的大街,开始建设地铁;伫立在市政厅广场前的“胡志明”凋像,从坐着抱一名小女孩,站起来了,变成站立挥手、目视远方的领袖。

此外,在数年间,九间麦当劳已大量出现在胡志明市中心。麦当劳的进驻,象征美国快餐文化、流行文化、商业资本主义的大举入侵。这不只是一场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的相互较劲,也代表美国文化帝国主义在越南的进驻。

事实上,胡志明市在越战期间,是美国政府支持的南越政府所在,而北方的河内则是由越南共产革命先驱胡志明带领越共的驻扎地。美国在冷战期间卷入越南战争,胡志明市是美军驻扎中心,同时也是资本主义发展的城市。

胡志明市旧称“西贡”,早在被法国殖民统治期间,就已是当时东南亚高度发展的城市,其地位可与其他东南亚主要城市,如仰光、吉隆坡、新加坡等地堪比。在殖民帝国主义的发展下,西贡经济活动已打下基础,从法国留存的市政厅、歌剧院、邮政局、大教堂,以及大酒店、银行建筑等,都可窥见殖民时期西贡市的繁华。

西贡更名胡志明市

之后,由美国支持而成立的南越政府,以西贡为根据地,占据越南南部“北伐”,试图借美军势力,从越共手中收复越南北部,美国因而卷入犯下严重战争罪行的越战,以炸弹攻击越南众多地区村庄,杀伤众多人命,残忍行刑;喷洒落叶剂污染森林土地,造成受落叶剂感染的越南民众深受其害,其剧毒至今仍侵扰一代又一代,产出许多畸形儿。

越战从1955年开始,打了20年。越共在1975年战胜后,为了剔除美帝资本主义的影响,纪念胡志明的事迹,将西贡更名为胡志明市。然而,数十年的更名并没有将共产主义深植南越地区,资本主义影响仍存在,这可从胡志明市年轻人的英语程度感受出来。若旅游整个越南,会发现胡志明市市民的英语流利程度出乎想像。

胡志明市附近的古芝地道、战争博物馆,展示了美军在越战的残酷罪行,战争的可怕,民众的受害,两地展馆采取坏人与好人的主观意识,成为描述美军和越共的展示板和博物馆的基调。讽刺的是,对比市中心大街边的数家麦当劳,这样的情境充满共产主义国家自相矛盾的尴尬现实。

搜寻地图,可发现沿着西贡河的胡志明市中心,就有六间麦当劳连锁店,且有两间特别建设的独栋建筑,坐落在邮政局旁边,和歌剧院附近地区,这两栋其实非常靠近位于市政厅的胡志明雕像。笔者游走在市中心各个旅游点之间,经常会看到这两栋麦当劳建筑。

入民努力付之一炬

胡志明代表越共共产革命的胜利,意识形态上象征下层被资本压榨的贫苦人民的胜利,战胜资本主义的侵略,阶级革命的胜利。然而,在几年间就瞬间拔地而起的麦当劳,不用武力和军队,仅用庞大资本,带进美帝的资金、经济操作,借由西方快餐饮食推广的消费文化,就可把革命先贤欲将意识形态注入民间的努力付之一炬。

资本的入侵,是如此轻易,在意识形态的思想入侵上,也更加轻易让人民臣服。这从麦当劳开幕第一天,越南市民排长队购买麦当劳快餐,可窥见一斑。同时,在中国执意坚持南海的课题上,昔日为敌人的美国和越南,将越走越近,国族主义更超共产主义,显示冷战时期对意识形态的坚持,是如此不堪一击。

最新报道

侨丰地产打造宜居环境
Iringan Bayu安全又环保
爱狗人大增带动市场
宠物店生意旺
新春“房事”马虎不得!
胡润百富至尚优品奖
M101获亚洲杰出新秀奖
努沙再也门户TOD地段规划赛
UEM阳光公布Atkins得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