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独立 民主基石/陈泽清

陈长锋被指持有大马与澳洲双重国籍,抵触联邦宪法及州宪法,在州议会投票表决中被撤销州议员资格。

古晋高庭法官宣判州议会撤销陈长锋的议员资格无效,恢复其州议员身分,为我国司法独立史谱写新篇章,难能可贵。

本来陈长锋的州议员是在大选中由人民选出来的,是拥有民意基础、如假包换的代议士,身为州议会的议长却僭越权力,误导州议会,以表决方式撤销陈长锋的州议员资格,不但于法治不容,也斲伤民主精神。

古晋高庭法官公正不阿、义正词严的判词起了拨乱返正的作用,司法审讯终还陈长锋一个公道。

经此实例,不啻强有力印证了司法独立是确保民主政治运作的重要基石,没有司法独立,民主之路肯定崎岖难行。司法一旦听命于当权者,匍匐于当权者的脚下,对民主政治的发展肯定是一大灾难。

换言之,司法若被掌权者操控,不能独立操作,没有了司法独立的护航,民主政治的发展势必窒碍难行,步履维艰,这是不争的事实,任何人都无法改变。

州会践踏民意

国有国法,事实上,要撤销政治人物的职权,都应依法行事,按照司法程序进行而不是贸然行事。

如不久前因涉及闺密弄权及贪污的韩国总统朴槿惠被罢免及押入大牢,无不是经过漫长的审讯过程,直到罪证确凿,被法庭定谳后才落幕,唯其如此,才不致于招惹非议。

反观陈长锋被撤销州议员资格,议长完全不给陈长锋自辩的机会,就草率以表决方式作撤销决定,如此轻率之举,引起不满及非议之声滚滚而来自是意料中事。

试问,一个经民意洗礼选出来的代议士就此莫名其妙的被撤销资格,岂不是形同儿戏?

州议会把议员的去留权力凌驾于选民之上,岂不是形同践踏民意,完全不尊重选民的抉择?

所幸高庭公正判决,总算归还与保障了选民的权力,不但恢复了陈长锋的议员资格,也彰显我国司法独立的精神。

不为势劫利诱

回顾历史,在我国的司法独立史上最令人津津乐道的,莫过于权倾朝野的巫统,曾被高庭判决为不合法组织的纪录。

由于当年巫统的行政作业抵触章程,被高庭判决为非法组织,震惊朝野,高庭这项大胆判决,为我国的司法独立史留下可贵的一页。

想当年,执事法官面对权势薰天的当权政党,若非有过人的勇气,大无畏的精神,那敢判决当权政党为非法组织?

今天我们实应为当年这些执事法官不为势劫,不为利诱,公正不阿的专业精神给于喝采和掌声,不是吗?如果不是因为这些威武不能屈的法官,如何彰显我国的司法独立精神?

从陈长锋议员资格被撤销到复归,峰迴路转,如果不是因为独立的司法为之平反,势必沦为冤案。

可见司法能独立运作,微观而言,可以保住陈长锋的议员资格,可以保障个人的权益;宏观而言,则有助于深化和强化我国的民主政治,意义非凡,弥足珍贵。

陈长锋被指持有大马与澳洲双重国籍,抵触联邦宪法及州宪法,在州议会投票表决中被撤销州议员资格。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