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难度”的大逮捕/许元龙

当外劳漂日子期进入尾声时,各大城市的移民局出现长长的人龙,为他们聘用的员工申请临时准证,即E卡。

移民局总监慕斯达法早已放话,从7·01开始向全国展开大逮捕行动。而被捕的非法外劳将强制性被谴送回国,而雇主除了得负责谴回的费用外,本身也面对坐牢、罚款或鞭笞。而聘用超过五人者,还面对充公财产之惩罚。

全国数以万计的聘用非法外劳的雇主,他们不担心政府这回是来真的吗?或他们依旧相信,所谓大逮捕行动,最终是如过往的许多次,上演雷声大、雨点小的闹剧。或习惯性的时到时当的见招拆招而平安过渡,或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应对之道。

政府的外劳政策是彻底的失败,多少年来,动用了多少的人力与物力,最终是非法外劳有增无减,真不知我国到底有多少非法外劳?倘若连多少真正数据的外劳皆搞不清,那又如何解决外劳问题呢?广大的雇主们又如何相信,政府有能力严打外劳而让绝大多数之外劳为合法者呢?

政府失败的外劳政策而致朝令夕改,三头两天就有新的外劳政策出炉。试想想,商企如何相信?如何依政府的指示申请处劳呢?

政府原本以为有约60万的非法外劳欲漂白,但却只有约23万人申请E卡。也就是说,有逾半的雇主不为员工漂白。这使移民局总监很生气,放大话不会展延漂白日期与将展开大逮捕。

牵一发动全身

政府想要“大逮捕”非法外劳一点难度也没有。他们只要上工地、园丘、制造业、餐饮业、甚至巴刹与小贩中心或早晚集市,一天随便都能逮上成千上万人。问题是,如何安置如此庞大的被捕者?而在此严重的打击各行各业的运作上,业者业务如何营运?如何延续生产?这对国家经济之打击不是致命的吗?这种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行动,深信最终又是紧急煞车的消费政府的公信力。

政府一而再、再而三的想到做到推行外劳政策,这也注定是失败告终。因数百万合非法处劳,如何管制?如何区分?难度也真非我等如此素质的官僚们所能应付的。

政府的外劳政策应从根源做起,从海陆空关卡、边防、警方、移民局及反贪会连成一线的严查每一位入境者。当有效的阻止非法者入境后,再加强严查境内的非法者。另一方面,政府应彻底的草拟全新的外劳政策,让业者能轻易与廉价的申请外劳。而非如当下的繁文缛节、外包中介赚快钱而致叫商企陷困。如果政府能果断的双管齐下,三五年就能解数百万非法外劳的梦魇。

新加坡是个外劳云集的国家,单是大马劳力就有数十万人。它如何妥善管制外劳而成为最前线的发展经济员工?我国是否得虚心的向该国学习呢?

外劳是我国当下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一环。政府外劳政策的成败,直接影响到商企的生存与发展,也是吸引外来投资与加强竞争力的关键点及国家经济的长远发展。故政府应否认真看待外劳政策吗?

政府倘若再倚赖冷气房中的阿斗草拟外劳政策,那是国家人民的灾难。不是吗?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