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过后无艇搭/官泰发

香港属于繁华的国际大都市,并享有“东方之珠”和“购物天堂”美誉,因此早在回归中国之前,就已成为中国新移民涌入“搵食”的天堂。

但凡在很多年以前看过香港电影的人,应该都知道港人当时把通过不同方式赴港的中国新移民,贬称为“阿灿”、“大圈仔”或“表哥表姐”,以及把铤而走险赴港绑架作案的中国人称为“省港旗兵”。

换言之,中国新移民在当时生活水平较为富足的港人眼中,几乎等于老土野蛮及愚蠢。

归根究底,个人认为香港人当年的这种优越感,肯定源自于他们的经济地位,而不是所谓的政治制度。

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中国在中国共产党一党专政之下,其经济自1978年推行改革开放之后,取得快速发展,国家基建与人民生活水平也取得天翻地覆的变化。

港年轻一代首当其冲

与此同时,在1997年回归祖国怀抱的香港,最终反陷入了“一国两制”的迷失,社会矛盾加剧及社会问题丛生,国际都市地位备受挑战,竞争力开始流失,岛内年轻一代首当其冲,价值观开始变得紊乱。

众所周知,中国崛起冲击了原有的国际秩序,为避免香港成为颠覆中央政权桥头堡,日前首次以国家主席身分访港的习近平,发表了措辞强硬政治讲话,直言任何危害中国国家主权安全、挑战中央权力,或者利用香港对中国内地进行渗透破坏的活动,都是对底线的触碰;至于经济方面,则是提醒港人“苏州过后无艇搭”。

走不出“一国两制”框架

有鉴于此,当看到本次“七一”游行以“一国两制骗了20年,民主自治重夺香港”为题时,个人还是觉得香港人走不出“一国两制”的框架。

其实只要读一下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以及看一看中国目前所面对的政治挑战,如果“民主”、“港独”不是死路,则共产党应该要改名换姓了。

政治斗争讲的是实力,特别是当对手是笃信“枪杆子里出政权”的共产党。

远的不说,就以泰国为例,尽管当年的“红衫军”与“黄衫军”斗得不亦乐乎,最终不只打不过拿真枪的军队,还搞到全国大选至今只闻楼梯响。

平心而论,身为一名局外人,个人真不知道香港岛内的矛盾是否掺杂了港人对本身优越感渐失的彷徨或失落,只是当我看到许多知名港人对台湾台北市长柯文哲批评香港是“无聊小岛”而大动肝火时,我则好奇为何被批是“鸟笼里的金丝雀”的新加坡好像没什么反应。

如果我是香港人,或许我会思考一下,中国在这几十年之所以迅速崛起,是不是因为他们汲取了过往的教训,进而把搞政治的时间,都投注在搞发展建设之上呢?

官泰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