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争清洁工/黄子

在大学教育普及化之前的年代,一百个小学生,最终能挤入大学窄门,几乎就像驼骆穿过针孔那么三两个。那年代大学毕业生,肯定是矜贵的天之娇子。专业如医生、工程师等,必须先为政府服务若干年,才能自行创业——市场需要人才,政府更需要,因此政府优先。

随着大学教育普及化,各国开放大学教育,不但政府大专院校增加,私立大专院校更多如牛毛。随着性革命和节育少生成为人类新宗教,大专院校狂增而人口锐减生源渐竭,风水转过来,不是学生要挤入大学窄门,是生源不足难以维持的大学竞相提供优惠条件争取优质学生,以免沦为学生少的微型以及低水准的大学。

全无“贵族”素养

有些大学、讲师、教授为了生存,百般讨好学生,学生犹如衣食父母,顾客永远的是对的;大学是学店,讲师教授不过是售货员,如此生产的学生,早已非昔日素质高成绩好,真材实料的大学生了。

除了价真货实的高水准大学,无论政府或私立大学,毕业生绝对“普罗”,全无“贵族”素养了。

就以最先进的美国,很多大学毕业生一辈子打散工,在快餐店一小时几美元,低过澳洲中学生的工资。各国专业人士移民到欧美,较容易找到工资又高的就是清洁工。许多工程系毕业生,毕业多少年,就在超市打散工扛菜排货多少年。

韩国经济不景气,为了稍解失业压力,地区政府招聘清洁工,结果应征者三分之一是大学生。这又何奇之有呢?况且其稳定的薪酬与一般中小企业职员差不多。

一个马来西亚数百所大专院校,每年多少十万毕业生?政府及私立大学长期失业者有之,长期不愿就业啃老有之,长期在超市当收银员亦有之。

别说一般大学毕生,剑桥大学年年都有大批博士毕业后打散工,跟着教授做研究。项目完结之后,教授若没接到新项目,没基金,去不去超市打散工,扛货叠菜收银清洁?

最近面子书有新加坡科学家设有公司,退居推销员,在大学兼任讲师,旧车报销之后,欲买新车,算来算去,租车驾UBER。

科学家、企业东主、大学讲师,已经五六十岁,尚须身兼多职,为了有车方便多份工作所需,竟要当起UBER司机。大学生争取清洁工,岂非就是二战后人浮于事,中学毕业生什么工也要屈就。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