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教国”崛起的背景/谢诗坚

在近代史上,被列为第一个带有宗教性质的极端组织是于1928年在埃及成立的“回教兄弟会”。它是由一名出身于罕百里教派的教师哈桑·班纳(Hasan al-Banna)所发起。

当2012年的“阿拉伯之春”推翻了执政30年的穆巴拉克政权后,回教兄弟会竟在同年的总统选举中取得胜利。其候选人穆罕默德·穆尔西以51%的得票当选。这是被列为极端组的织第一次取得执政权,但未及一年,埃及军方发动政变,穆尔西成阶下囚。在2014年的总统选举中,军方领导人法塔赫·塞西以绝对的优势中选。

此外,在更早的时候,有一份名为“赛克斯·皮科”的协定(Sykes-Picot-Abkommen)也改变了中东的政局和版图。这份于1916年由英国陆军上校赛克斯(Mark Sykes)和法国外交官皮科(Francois Georges-Picot)共同制定的协定是在战后秘密地瓜分奥斯曼帝国。

讵料在1917年苏联发生了十月革命,列宁领导的苏共推翻了沙皇政权,建立了世界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甚至也将沙皇签署的秘密协定公开于世,引发哗然。这意味着苏联在革命成功后对中东的侵占没有兴趣。

战后在英法主导下,将中东分割成伊拉克、叙利亚、约旦与黎巴嫩等国家。这种人为的划分领土界线,对回教世界来说并非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正如埃及的回教兄弟会所鼓吹的通过回教团结教徒,不认同西方依据民族(种族)来划分国家边界(指中东)。

民族利益需国家保护

可是历史和现实又慢慢教会回教世界认识到民族的利益是需要通过国家的形成来保护的;宗教同样需要国家的扶持和推动才能取得合法地位。这就是为什么在后来阿拉伯国家才急于为巴勒斯坦立国。

但一切为时太晚,所幸阿拉伯人又找到另一个切入口,他们被鼓励参加圣战(1979年起潜入阿富汗揭竿起义,反对苏联的入侵)。

当苏军十万大军在1990年撤退后,阿富汗国内有两大极端组织登上政治舞台了,一个是成为执政者的塔利班政府;另一个是奥萨马成立的卡伊达组织。当2001年发生九一一事件后他们被标签为恐怖组织。于是在同一年杪,美军直捣阿富汗,敉平塔利班政权,也铲平基地组织。

在2003年,美英军又联手进攻伊拉克,推翻萨达姆政权。

就在九一一发生两个月后,卡伊达组织的军官扎瓦西里出版了《先知旗帜下的骑士》一书,仔细规划长远目标是要创立一个以教法为基础的国家,进而重建“哈里发”,实现大回教国家的美梦。但真正推动这项美梦的人是萨达姆的一位亲信,他是1966年出生于约旦贫民区的小混混扎卡维。就在美军击败萨达姆政权后,扎卡维在伊拉克重新凝集卡伊达力量,并向奥萨马宾拉登表示效忠(拉登尚未被打死,而是藏身在巴基斯坦境内,直到2011年才被美军击毙)。

为表示他存在的重要性,在此期间,他干了两宗恐袭大案件,一个在巴格达,另一个在什叶派圣地。

扎卡维因为过于大意,竟将本身的视频公诸于世,被美国查到他匿身之处,在2006年将他击毙。

扎卡维一度将“圣战统一组织”(1999年)易名为“伊拉克回教国”(简称ISI),但又觉得笼统,乃在2006年又称之为“伊拉克和沙姆回教国”(简称ISIS)沙姆。

后来在巴格达迪时代,又认为黎凡特的意思比较广泛,足以涵盖伊拉克和叙利亚,也就称之为“伊拉克和黎凡特回教国”(简称ISIL)。

到了2014年,巴格达迪宣布将“伊拉克和黎凡特”字眼去掉,直称“回教国”(IS)。虽然未曾得到任何国家承认,但“回教国”坚持其基地设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版图内,两者不存在国界,甚至将所有中东的回教国家都列入其版图内。

互斗引发新仇旧恨

尽管美方认为巴格达迪已在2014年杪被空袭毙命,但消息一直未被证实。虽然转入2017年,“回教国”控制的土地面积越来越少,从2015年控制的9万平方公里到2017年1月的6万平方公里,但恐袭案件仍然层出不穷,甚至变本加厉。这就是“回教国”被以色列(立国)、英法自行规定中东边界,蓄意挑起逊尼派与什叶派互斗引发了新仇加旧恨,才导致回教国家原本可以自我克制(不论是逊尼派、瓦哈比派及什叶派)的战争却引发了莫名其妙的斗争。这就是近日的阿拉伯国家为何会崛起极端的“回教国”。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