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两岸的嘴炮博弈/蔡元评

巴拿马和中国建交,断绝台湾关系后,台湾官员一阵慌乱,吐出了一系列看似依权附势,但又硬着颈子,表示处变不惊,反而捡得便宜,模棱两可的政治术语。

政治拆字风满楼

台独信仰强烈,准备角逐总统大位的台南市长赖清德率先发飙,轰隆爆响,说自己“亲中爱台”;并称,废除“台独党纲”及接受“九二共识”都“不是问题”。赖说完话后,马上端着新菜,赶赴美国为新发明加调,开拓自己在岛内的政治市场。

民调不断走低的蔡英文则沦为跟屁虫,总统府随即表示,赖言与政府立场及社会共识“没有太大差别,政府一直都是根据民意,致力于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

唯恐落人之后的民进党县市长立即跟上,走马灯似的为“亲中爱台”加料。倾中术语于是风满楼:“和中”、“友中”、“知中”,五花八门。“反中”的豪气顿时烟消云散!

因时因地因人制宜

“亲中爱台”和官方的“维持现状”都是政治造句,或称拆字游戏。但赖、蔡较量,赖显然的比蔡有天分。“亲中爱台”可以4字合用,也可从中剁开;“亲中”或“爱台”左右都逢源。

对中国递出“亲中爱台”4个字,可以演译为:一双两好、不弃不离,让大陆产生橄榄枝的幻觉。“亲中”加“爱台”,则表示不仰人鼻息,保住了起码的尊严,给台湾人盖上个“不卖台”的印章。

“亲中爱台”在面对完全是台湾人的场合,则可来个华丽大传身,声称特殊的国与国关系大门将开启;既然如此,“亲中”合乎国际外交的睦邻礼仪!

“亲中”亦可以多种的浓度挥洒。开放服贸是亲中、称中国为大陆是亲中、承认“九二共识”更是亲中。“爱台”的后头也可以拖带一些尾巴,突显台湾的身分,例如:台湾族、台湾宪法、台湾国。

“亲中爱台”这块大饼弹性十足,可无边界的扩充,要多大就有多大;而且因时、因地、因人制宜。换言之,看风放送;端看什么时候说话、在什么场合、对谁说话。所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国台办对一窝蜂的“亲中爱台” 简单的回应:“有诚意就在行动上彻底放弃台独”。大陆学者者调侃台独:“吃中国的豆腐”!

蜕变为哲学博弈

台湾政治有三多,政治电台多、政论节目多,政论名嘴多;连带着政治造词、拆字、解字红红火火。政治术语满天飞,内容则模棱两可,或“都可”;大伙沉湎其中,认为是台湾难得的民主自由。

国民党是两岸文字交锋的始作俑者。当年,喊声如雷的“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开了先河,紧接着有“中华民国在台湾”、“宪法一中”、”一中各表“、“一种同表”等口号。民进党上台后发扬光大,再发明“四不一没有”、“特殊的国与国关系”及“维持现状”等补充。

大陆方面则释出“九二共识”与之周旋。随着时空转折,各种语术批量生产后,两岸政治已蜕变为哲学博弈,不皦不昧,恍惚不可捉摸,普罗大众莫名其妙,搞不定核心是什么!

两岸的关键字其实是“统一”,大陆碍于情势,不便硬说;台湾希望独立,但不敢躁动。两造无法对接,于是创作代名词,以嘴炮博弈!

变色龙制造假象

台湾不停的以政治造词和口技回避大陆的压力,文字泛滥使台湾形象掉落,有如变色龙制造假象。

变色龙学名避役。“役”意思是“需要出力的事”。避役是说,可以不出力就能吃到食物,故称避役。变色龙善于随环境变化,随时改变身体的颜色。变色既有利于隐藏自己,又有利于捕捉猎物。变色龙在树上一走一停,使天敌误以为是风动树叶。

不论是哪一种政治制度,目的只有一个:使民众安居乐业,看见希望。领袖的责任是带队,兑现承诺、化解问题;否则,请他去唱戏、当演员、或表演口技会更恰当!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