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喜欢就不要看啦!/郑喜文

你有没有收过来自朋友在面子书上“公众人物(public figure)的“专页”(page)邀请?

那意思大概是,你的朋友正式宣布加入“娱乐圈“,成为”面子书里的公众人物“,而他们的才艺就是时不时上载一些他们觉得很好看的照片,然后再附上一段不懂从哪里抄回来那些热血得来又很心灵鸡汤的句子,然后等人“赞”,等人“分享”,等自己变红。

我收过很多个类似的“邀请函”,就毫无卖点的朋友邀请我成为他们这些“新晋公众人物”的专页的“粉丝”,最记得有一个还不断发“提醒”给我,大概认为我不可能会错过成为他粉丝的机会呗?

真有那么想红吗?

青年憧憬当网红

美国有一对情侣,时常想着如何成为网红,最新的短片内容是女方用手枪朝男方放在胸口上的书本射去,结果子弹射穿书本,再穿过胸膛,男子回天乏术,挂掉了。

中国成都有一女上班族,因时常制作以创意手法在办公室煮食的短片,如用饮水机滚火锅、以电脑主板机煎饼、用手掌心煎鱼等而大受欢迎,其微博及专页“办公室小野”更有上百万粉丝,短片的点击率上亿,日前以“超级红人”身分出席活动,分享心路历程。

森美兰芙蓉一19岁女子“布丁妹”,时常在互联网上分享内容奇葩直播(live),如把包菜塞在奶罩里、穿着内衣裤洗澡、全身涂满奶牛、穿着内裤外出等,碍于画面过于“出类拔萃”,时常遭受网民谩骂、检举及投诉,结果短片往往被迫“下架”,只是她的目的也达到了——成为他人的话题,即所谓“网红“也。

这三段故事反映的主题都一样:青年对成为网红的憧憬,只是,有的只是一心想红,所以打算做点什么;而有的则是做了点什么,所以红了。

这市场上,前者占了大多数,他们目标清晰(成为网红),只是资质有限(不懂要怎样做),才艺短缺(做了不见得会比不做来得好),手法低俗(一般来说就是脱),技术含量低(谁人都做到),就像拿着自己还没搞懂的地图出发去目的地一样;后者(如办公室小野),方向明确(用创新又令人喷饭的手法煮食),即使抵达的目的地与原先的构思有所出入(效果没有想象中好),也会是别有一番风味的旅途(估计很快会出书)。

“我只是自娱娱人,不是故意引人关注”;“我没偷没抢,只是直播一些娱乐性质的影片,怎会对日后造成影响?”;“你不喜欢我,一定是嫉妒我!”;“家人也支持我,活得快乐最重要,你不喜欢就不要看啦!”

寻找“社会存在感”

看着这些“千禧年宝宝的剖白”,我突然有个感悟:不懂事的青少年,亘古以来都差不多,反正大家都在寻找“社会存在感”,而这个年代的青少年之所以令人“震惊”,那是因为他们在脑瓜全然发育前,就拥有可以向全世界喊话、向全人民展示“这就是我”的机会及平台——这大概就像十几岁小孩决定出版自己那“图片比文字多”的日记簿,那程度已经超越了“阅读价值低”的水平,而是“根本没有内容”。

别误会,韩寒出版第一本书《三重门》也就17岁,于是他红了,而眼前所见的网红,却是口出三字经,或出演三级片居多——给点诚意吧,至少把剧本写好,直播的时候言之有物,而不是把焦点放在自己“比较大的地方……”

还没画上句号,我仿佛又听见有人说:“大叔,你不喜欢就不要看啦!”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