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确定性阻希盟前进/南洋社论

人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在开斋节前指出,希望联盟向社团注册局提呈的首份领导层名单,将在开斋节后出炉。

这份名单之所以迟迟无法“降世”,主要在于前首相马哈迪和前副首相慕尤丁领导的土著团结党,一心想把土团党的领导模式翻印在希盟,由马哈迪在希盟担任名誉主席(Chairman),慕尤丁则出任主席(President)。

本月9日,希盟召开主席理事会会议商谈领导层名单,结果,未能达成任何共识,马哈迪和慕尤丁过后双双缺席由旺阿兹莎主持的记者会,外界因此揣测,在公正党的极力反对下,土团党提呈的有关名单宣告“胎死腹中”。

时隔两个多星期,希盟总秘书赛夫丁告诉马来邮报在线,相关问题仍在讨论当中,但慕尤丁已同意由旺阿兹莎出任希盟主席,但名誉主席一职必须由马哈迪担任。

赛夫丁介绍,希盟主席的职责在于扮演联盟的协调角色及推动改革议程,名誉主席则主持希盟的最高领导层会议。换言之,希盟将根据土团党的领导模式来拟定最高理事会,主席和名誉主席二职存在互相制衡的功能。

抛开组织结构的优劣不谈,在来临的第14届全国大选,希盟要推翻国阵,似乎非要马哈迪领军不可;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11日公开表示,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只能在狱中协助希盟,而大选时,希盟需要马哈迪扮演重要角色;林冠英同时强调,希盟要赢得中央政权,就必须跟土团党合作。

从政治现实出发,人在狱中的安华要在大选中指挥希盟大军,确有鞭长莫及之虞,但这个时候将领导权交给刚刚加盟的土团党人,就算安华不反对,公正党上上下下肯为了“大局”而委曲求全吗?

赛夫丁在马来邮报在线的谈话其实还留下“一条尾巴”,他说:“我们所确定的是,这个(由马哈迪出任名誉主席,旺阿兹莎担任主席)框架不等同于一个影子内阁或内定首相人选。”言下之意,即就算成功领导希盟推翻国阵,马哈迪也未必是首相人选。

可持平而论,马哈迪不只一次表达有重作冯妇的意愿,因此,希盟若真的在其领军下改朝换代,以这位前首相的强势作风,谁愿意相信他最后会选择“功成身退”,将首相宝座“拱手让人”?

希盟内部存有太多的不确定性,这些悬念肯定是这个新兴联盟向前迈进的极大阻力,影子内阁必须在大选前成立,而且成员党之间在此方面的争议必须减至最低,唯有正视及认真地解决问题,才足以让人民及选民相信,希盟是个可以被付托前程的政治联盟。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