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辄辞职影响很坏/黄子

刚刚主流媒体才庆幸马克龙中选,组阁;阁员椅子尚未坐暖,3天就有4个部长辞职。

究其原因,不过是动用欧洲议会的公帑雇人却处理党务、过去商业活动的利益冲突等。依马来西亚的政治伦理道德而言,根本是蒜皮鸡毛的小事,掷入茶杯也激不起涟漪。何况是受到指控调查而已,尚未证明有罪——即使有,算是罪吗?

看看尊贵的丹斯里依沙,他曾当选巫统副主席,被指控金钱政治,他有主动辞职接受调查,以免妨碍调查公正吗?后来证明确有其事,失去副主席之位,他有退出政坛吗?没有,他继续为党为州出征,在巫统低潮时赢得州议席,一振国阵士气;后来更当选为尊贵的国会议员,虽无官职,但还受委出任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主席,为百多万垦殖民贡献领导智慧。

可惜,FELDA在其领导下状态过差,他没辞职,而是任满之后继续为垦殖民鞠躬尽粹,出任土展创投(FGV)主席;FGV问题一箩筐,股价跌跌不休,又和行政的高层决裂,闹到反贪会被迫介入;他没辞职坚守岗位,仍准备奋战到底,在首相无奈被迫快刀斩乱麻之下,他辞职是因为有更重要的主席高位等他坐上去,那就是陆路交通委员会(SPAD)代主席,这等同内阁高级部长职。

打死不走

依沙面对风暴勇于应战到底,体现的是亚洲人的价值观;临危不乱,打死不走,表现的是坚忍不拔的精神。在朝如此,在野亦有类似的精神体现:董总的前领导双宝,从全国到雪州,一败再败,最后还有董教总教育中心可守,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说不走就不走。

都像法国部长诸公诸婆,芝麻蒜皮的指控尚未被证明有罪就弃城而去。不只是缺乏斗志,也是不良示范,用中共同志的话,就是影响很坏。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