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上合组织”亟需新平衡/张敬伟

刚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结束了对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国事访问并出席上海合作组织(简称“上合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17次会议和阿斯塔纳专项世博会开幕式后回到北京。

这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一次重要的“一把手”外交。上月,北京组织了具有全球意义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美国和日本派出了代表与会,尤其是日本派出了执政党“二把手”–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与会,并给习近平主席捎来了安倍晋三首相的亲笔信。随后,安倍首相表达了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意见。

“一带一路”倡议,是习近平主席2013年提出来的。过去4年,西方大国对此有疑虑(是否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其他国家也在观望。但中国凭借强大的产能项目和资金,给沿线国家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更要者,配合“一带一路”建设的,还有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AIIB)、金砖国家银行和丝路基金等。

尤其是亚投行已成为全球金融治理机构,除了美日两强,全球主要国家均已加入其中(美日也在犹豫中);特别是,特朗普时代追求美国优先,使美国放弃了全球化领导责任,“一带一路”和亚投行,助力中国成为全球化的新引领者。特别是特朗普近日宣布放弃《巴黎协议》后,欧洲和中国已在全球化上达成了全面共识。

后危机时代的全球各国都需要进行基础设施建设(美国也不例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更需要资金和产能项目的支撑。中国的倡议,在沿线国家的观望和犹疑中已开花结果。毕竟,中国在复杂的地政学区域(中东)没有欧美俄那样的政治目的,中国追求的是经贸合作的互联互通。

追求经贸合作

中国“一把手”绘就的“一带一路”蓝图,还会继续推进实践,并向全球拓展。按照中国的修辞,这是“中国梦”对接全球化的伟大实践。

回首再看习近平主席参加“上合组织”第十七次峰会的情况。中方变得更为自信,而且视野和胸怀也超越了“上合组织”。在习近平主席的讲话中,除了强调“上合组织”维持区域安全稳定的优先方向外,重点向成员国推介“一带一路”倡议。

“上合组织”成员国中,并非所有国家都对“一带一路”感兴趣。即使是对“一带一路”热情赞誉的俄罗斯,对“一带一路”也是“说得多,做得少”。在“上合组织”的“独联体”国家中,哈萨克斯坦是紧密呼应“一带一路”而且取得更多成果的国家。刚刚加入的巴基斯坦,被中国视为“巴铁”——最亲密的朋友,两国在“一带一路”倡议之前就有密切的经贸联系,现在则需要通过“中巴经济走廊”予以深化。印度和巴基斯坦这对宿敌加入“上合组织”,对中国和“上合组织”都是严峻挑战。一方面中印存在领土争端,另一方面中印作为主要新兴市场又存在竞争关系。

中印虽然是金砖国家和亚投行成员,但印度对“一带一路”充满猜疑。印巴加入“上合组织”,这对宿敌会对“上合组织”带来一定意义上的分化。毕竟,印度对中巴关系充满不安,俄罗斯和印度的关系更为密切。因而,“上合组织”对中方言,内部关系更为复杂。尤其是成员国之间的分歧甚至冲突,会冲淡这一组织的协同性和执行力。

对接“一带一路”

“上合组织”扩员,也彰显组织的影响力在增强,能提升“上合组织”应对“三股势力”的能力,使“上合组织”更有效地进行区域反恐。

对中国,“上合组织”除了区域安全和反恐,还要对接“一带一路”以释放其经贸催化器的作用。对此,本次习近平主席参与“上合组织”峰会,将重点放在对哈萨克斯坦的国事访问上。因为中哈合作堪称“一带一路”倡议的标本。中哈两国战略合作同频共振,中哈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富有成果和内涵。本次习主席访哈,中哈两国又签署了经贸、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水利、质检、税务、人文等领域多项双边合作文件。

哈萨克斯坦重视对接“一带一路”,取得了丰硕的经贸成果,中国希望以此鼓励更多“上合组织”成员国深度对接“一带一路”。因而,中国审视“上合组织”,“一带一路”才是重点。

“上合组织”看中国有多重意味。其一是将中国视为组织的重要成员,和俄罗斯构成了双核领导力;其他“上合组织”成员国则会在中俄两国间维持经贸和安保战略的相对平衡。

中国看“上合组织”和“上合组织”看中国,双方的观照点和关切点是不一样的,双方关系进入新常态,需要战略再平衡。

(作者为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