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工党绝地反击/谢诗坚

由于英国大选出现逆转结果,原本不被看好的工党突然再次冒出头来,也就使到舆论不得不重新评估工党的未来。

就英国历史而言,1215年英国国王与贵族签署《自由大宪章》,奠定人权与民主(处事公正与不得随意逮捕)。1227年,议会首开先河罢黜爱德华二世,并立其长子为国王,开创议会弹劾国王的先例。

1642年,议会与国王发生冲突,导致内战,延至1688年议会派取得胜利,史称“光荣革命”,并在1689年通过《权利法案》,是为“君主立宪”之滥觞(到了1832年,议会成了最高权力机关)。

当时英国议会已出现王党(托利党)及民党(辉格党)及后才赋予人民选举权。1868年托利党和辉格党也演变成保守党及自由党,两党轮流执政,两线制因而成形。

非纯粹社会主义党

不过在进入廿世纪时,代表“工人阶级”的政党终于出现了,这个由哈迪(Keir Hardie)创立(其中一人)的政党取名为工党。在1900年2月27日正式成立,而哈迪也被选为第一位党魁。

其实这个政党是联合了原先存在的小党,如独立工党、费边社、社会民主联盟和苏格兰工党,形成比较完整的政党,但它并非纯粹的社会主义党。

在1889年时,由费边主义社和自由主义者组成的“进步党”控制了第一次选举的伦敦市议会。

当1900年工党成立时,也适逢大选年,工党只有两人当选国会议员,其他归保守党和自由党。但在1924年的大选,工党首次取得执政权(属少数派政府),而在1929-1931年的工党第二次执政。

不幸的在同年爆发世界经济大危机,在工党领袖拉姆齐麦克唐纳无法应对大萧条下,只得辞职,由乔治五世国王委托保守党及自由党组成联合政府,以克服经济灾难。

在此之后,工党一直与执政擦肩而过,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工党才告扬眉吐气,从1945年到1951年,在艾德礼首相领导下,他走的是右倾路线而不是左翼路线,更与马克思主义挂不上钩。

举个例子,1946年英国准备在马来亚实施新政制时,因马来人的大团结导致英国政府改弦易辙,单独与巫统另行商议新的宪制,于是《马来亚联合邦协定》在1948年出炉了。

布莱尔辟“第三条路”

也是在同一年,英国在马新实施紧急法令,并宣布马共为非法组织(1948年6月20日),大举逮捕和驱逐华人回中国;尤其令华社不满的是,英殖民政府将50万马来亚的华人赶入“新村”,实行监控,以切断对马共的经援。

即使艾德礼政府在1950年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但也改变不了马新华人怨恨工党的背叛。

1979年保守党出了一个铁娘子撒切尔,终于把工党赶下台,直到1997年工党的布莱尔才得以重夺江山,他以“第三条道路”为口号,放弃工党的激进左翼政策,将之重新定位,大动作修改社会主义党纲。

这种所谓“第三条道路”的说辞属于对社会主义政纲的否定,说穿了也就是修正主义。因此布莱尔主政期间是资本主义的执行人,不是社会主义的带路人;甚至他在2003年与美国联手全面进攻伊拉克,挫败萨达姆政权,引发恶评如潮,包括现任工党领袖科尔宾。

马克思主义不死灵魂

科尔宾是政坛怪杰,他被形容为不修边幅,衣着随意的反战斗士。自从在2015年当选工党领袖后,他就低调地走进民间,与年轻人建立良好关系,激发年轻人支持工党,掀起了“青年革命”。

也就是在这一年,科尔宾看到马克思主义的曙光,认为其理论具有实用价值(这里指的是英国工党重温马克思的《资本论》),从中了解资本主义的弊病,进而改善英国的不当政策,但他不会采用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中的阶级理论。

有两个例子也反映了“马克思主义”再受重视,其一是中国在2015年首次邀请世界各国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学者,齐集北京探讨马克思主义对未来的影响,也连带对科尔宾这号人物的探讨;其二是英国BBC广播电视台在今年大选时特别介绍马克思及其《资本论》,以衬托出科尔宾是“马克思的粉丝”,借此否定布莱尔主义的“第三条路线”。

今天,科尔宾已证明马克思主义是不死的灵魂,我们倒要看他何时有机会掌权,成为21世纪的马克思的出门弟子。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