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模式人亡政息?/官泰发

美国极有影响力的政治学家亨廷顿在生前曾说,在一些情况下,专制体制短期内能有所作为,但是经验显示,惟有民主体制才能造就长久的好政府,因此李光耀带给新加坡的清廉和效率,很可能伴随他入土为安。

新加坡专制政体最终是否真的因李光耀逝世而备受挑战,目前由于仍是由其长子李显龙掌政,因此仍看不出所以然。

不过,李家第二代纠纷公开化的情况显示,亨廷顿还是说对了一点,就是李光耀过世以后,新加坡将有一些东西会发生变化,只是大家怎么都没料到,第一个出现改变的竟然是彼此血浓于水的第一家庭。

俗话说清官難断家务事,尽管李家目前摆在台面的纠纷,只是拆不拆除故居,惟凡是有家庭的人,肯定都会猜测实情肯定非如此简单,因为单单遗嘱,就立下了7份。简言之,三兄妹究竟在争什么,大家可能永远都得不到答案,也不在乎有无答案。

替李显龙感到悲哀

撇开第一家庭为何而争,个人在情感上还是非常替李显龙感到悲哀。首先,假设李家三兄妹不是读洋书,讲洋话,我想他们应该晓得何谓父母不在,长兄为父,长嫂为母。换言之,在李光耀逝世后,如果大家长幼有序,自然应以李显龙马首是瞻,遑论他还背负为新加坡子民牟福利的重担。

平心而论,当李显龙在去年8月脸色苍白,险些晕倒时,连我这个没有血缘或亲戚关系的旁观者,都不禁替他捏一把冷汗。老实说,李显龙当时若真倒下去,试问新加坡何去何从?

其次,任何稍有关心新加坡政局的民众,理应都知道李玮玲及李显扬对李显龙的指控,其实都让人觉得他们好像在骂自己的父亲李光耀。

账应从李光耀算起

如果说李显龙真的有意栽培儿子李鸿毅从政,我想他也只不过是仿效自己的父亲,因此诸如“滥用权力建立王朝”这笔账,理应从李光耀算起。

至于“保留故居是为自己争取政治资本”的指责,我想他们两人或许应该假设自己是新加坡总理,然后再思考一下,现在的新加坡该如何治理?

李家纠纷显示李显龙是可悲的,因为他的亲弟妹不只没有把他视为兄长,更没有把他视为新加坡总理,当然,大家也不用奢望两姐弟会一夜之间醒觉,并感谢李显龙为李氏家族及新加坡所付出的一切。

简言之,李家纠纷同样显示,当新加坡没有人能名正言顺继承李光耀政治遗产的时候,新加坡的国事会否也变得像家事一般剪不断,理还乱?

民主也好,专制也罢,任何类型体制的最终目的,都应是如何追求国富民强。或许新加坡民众应该问一句,没有了“李光耀模式”,新加坡还会是新加坡吗?

官泰发

官泰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