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还能伟大多久?/黄子

想到德国人,主要的形象是来自好莱坞电影上纳粹军人,盖世太保的冷血、残酷,以及德军最终必被击败。

现实中,我们不太有机会接触到德国人,遑论与他们交往。德国人的另一形象,就是欧洲最勤奋的民族,科技工艺水平极高,所以可以制造大马富人最爱的马赛地。

从前西马大事砍伐森林时,老板驾马赛地豪华房车,罗里司机开的是马赛地罗里。而我们的罗里司机能一物两用,老板不必另购“起重机”把树桐夹上车斗,司机善用辘轳原理,撑高后轮转动钢索把树桐拖上后斗。德国工程师实地见了大开眼界,大赞我国工人的智慧。

这些高龄“四五十岁”的“树桐罗里”,直到今日仍在负重道远,德国货的耐用,大有天下无敌之概。

德国货耐用闻名,皆因德国人严肃认真,重纪律,一丝不苟要求精准之故。这也是为何若无美国插手,英法联手,再多个苏联,也打不过纳粹德军。二战时日本能够横扫亚洲的落后弱国,德国却可以打垮最先进的欧洲列强。

节育难维持人口平衡

自铁血宰相俾斯麦之后,德国崛起成为列强,后来希特勒宣称日耳曼民族乃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最纯种的雅利安人,虽为吹嘘,但也不可否认德国日耳曼人的素质的确优秀。即使经过两次大战战败,德国人民素质仍高。

正如日本人自明治维新成功之后,脱胎换骨般,国民素质一跃而远胜其千年老师中国人,平均而言,至今犹是。

今日的德国,已非昔日的德国;今日的德国人已非只有优秀的日耳曼民族了。因为盲目相信五六十年代的人口爆炸论,以及深受性革命影响、家庭计划的节育,欧洲人生育率大降,德国人更是风行草偃,生育率极低,难以维持人口平衡,莫说增长。

近几十年来经过几波的移民潮,大量吸纳前殖民地以及北非、中东各民各族。因此,德国已非日耳曼或欧洲白人的国家了,而是人种混杂多元。

二战后,德国从种族清洗的残忍矫枉过正,摆向另一极端,海纳百川到不计良莠,有放错不杀错地宽待善待所有移民。

开放边界如病毒潜伏

最近一波难民潮,开放边界让一大群IS的战士涌入,成为潜伏体内的病毒,随时如癌细胞发动恐袭。

此外,长期以来,大量难民移民一旦进入德国,即供房屋及各种生活福利。

最近面子书流传一个叙利亚难民,因为拥有4个老婆及23个孩子,政府除了提供宽敞多房巨宅,每年还津贴他大笔欧元!他在德国16年没做过一天工,也没打算做工。德国许多如他这类的人好吃好住,不必做工,这样的人,相当普遍。

德国政府最近着手处理德国的“假爸爸”,也就是许多越南、非洲、东欧,要移民德国的孕妇,付款给德国男人,宣称腹中肉乃该人之种,即可入住德国;待孩子生下,即为德国公民,母凭子贵,可以居留德国。假爸爸一次收费逾5000美元。5000美元一个,有人当了十多个孕妇腹中肉的爸爸。

早已不如电影上优秀

世界级豪车马赛地还是德国的,但德国人早已非好莱坞电影上二战时的纳粹军人,也不一定是优秀的日耳曼人——勤奋、纪律、精准、一丝不苟的高科技高素质的民族。因为这些白人不愿生育,有些则坠落到宁愿当假爸爸骗钱。

此外,来者不拒,大量进口不愿工作但努力繁殖的族群替他们增加人口,包括圣战士。正如欧盟诸国无私慷慨,每年动用数百千亿欧元供屋供车供手机供吃供挥霍给数百万移民。

从政治正确而言,德国是伟大的宽容人权国家, 但养了这么多品流复杂的人种,德国原有的价值观正被腐蚀,被摧毁,德国还能伟大多久呢?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