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诉讼揭刘特佐大手笔
1.1亿粉红钻赠1号官妻

美国代助理司法部长勃朗哥(前)周四率领一众参与调查1MDB案件的部门负责人召开记者会。

(吉隆坡16日讯)时隔一年,美国司法部再次提出诉讼,拟充公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疑被私吞的约5亿4000万美元(约23亿令吉)资产之余,更在长达251页的诉状文件中,首次提及“大马一号官员之妻”。

这份周四(15日)发布的诉状仔细阐述,大马华裔富商刘特佐安排从美国知名设计师洛琳施华滋的公司,购买总值2730万美元(约1亿1540万令吉)的粉红心形钻石项链,及27条总值130万美元(约550万令吉)的各式18K金链予“一号官员之妻”。

尽管是首次出现在美国司法部针对1MDB的诉状当中,但“大马一号官员之妻”在251页的诉状中出现了12次之多,其中包括“刘特佐安排使用被转移走的2013年债券收入,购买22卡拉粉红钻石项链给‘大马一号官员之妻’”及“刘特佐安排使用被挪用的德意志银行贷款,安排购买27条不同款式的项链给‘大马一号官员之妻’”,清晰讲解事情经过。

刘特佐发短信订钻石

总值2730万美元的粉红钻石项链是出自纽约钻石设计师洛琳施华滋的设计,诉状中提到刘特佐在2013年6月2日发短信给施华滋说“需要一个18卡拉粉红心形钻石,要艳彩或是略逊。需要放置在钻石项链上。”

施华滋在2013年7月就挑选了适当的粉红钻,并与刘特佐讨论有关货运的安排,好让刘特佐等人能够亲自观看,而刘特佐建议要派时任Aabar总执行长阿末巴达威胡森尼前往取该钻石,但最后施华滋答应在摩纳哥向刘特佐及“客户”展示该钻石。

“当时施华滋并不知道客户的身分。”

诉状中引述Falcon银行的发票,指刘特佐及陈金隆以350万欧元(约1653万令吉)包下了豪华游艇黄玉(Topaz)7日,并和施华滋在那里见面,而当时在船上的包括刘特佐、阿末巴达威、“大马一号官员之妻”及她的一名友人,而他们也在游艇上讨论该项链的实际设计。

2013年9月10日,施华滋收到从陈金隆电邮账号寄来的电邮,要求她准备好该项链,因为重要客户将会在9月23日抵达纽约,而施华滋的员工则回函说,不能按时完成,但是施华滋要见见“客户”来确保尺寸及讨论最后的细节调整。

该信函中,并没有提到“客户”的姓名,但施华滋在9月28日在纽约华纳时代东方酒店与刘特佐及“大马一号官员之妻”见面,以展示项链的设计。

里奥纳度(左)在美国当局展开调查后,将所有取得的礼物都交给调查单位,旁为刘特佐。

叮嘱电邮勿提“刘先生”

尽管刘特佐安排向施华滋的公司买22卡拉粉红钻石项链,但陈金隆才是挂名买家,而施华滋被要求向陈金隆所拥有的黑石原产品(全球)私人有限公司收取该款项,而刘特佐和陈金隆在之后也尝试避免刘特佐的姓名出现在记录上。

这包括施华滋的助理在2013年8月29日收到来自陈金隆电邮的信函要求“好像我们多次提到的那样,别在电邮中提到‘刘先生’的名字,因为他只是介绍人,而不是买家。很敏感!”

诉状中清楚提到,“有证据证明刘特佐可能使用陈金隆的电邮账户来遮盖他的踪迹,而明面上的交易都是由陈金隆负责。”

施华滋公司分别在2013年7月3日为钻石开单,当时售价为2300万美元,之后在7月31日的发票则阐明项链价格为430万美元。

诉状称,陈金隆或刘特佐一开始指该公司在新加坡星展银行的账户中出现一些问题,而可能难以从该账户付款,而在过后的一个月内,陈金隆至少3次电邮施华滋指已过账,但现实是并没有过账。

用1MDB债券收益付款

诉状中提到,最后付款的资金可被追溯为2013年债券收益,更直接说是Tanore金融机构假以SRC国际投资为烟幕,转给“大马一号官员”的款项。

诉状中提到,这也并不是刘特佐及陈金隆使用黑石的户头来购买珠宝给自己和身边的人,从2013年4月至2014年9月,就在全球购买了2亿美元(约8.5亿令吉)的珠宝,而资金来源也可以追溯到1MDB在2013年的债券收入及2014年向德意志银行的贷款。

最终,记录显示这个22卡拉粉红钻石项链是在2014年3月7日寄给了身在香港的“大马友人”手上,好让她能够转交给身在吉隆坡的“大马一号官员之妻”。

挪用550万贷款购27金链

27条各式18K金链同样是购自洛琳施华滋的公司,而诉状中也清楚阐明刘特佐安排购买及代表“大马一号官员妻子”付款,而有关130万美元(约550万令吉)的款项被指可以追溯回被挪用的德意志银行贷款。

洛琳施华滋受邀在2014年1月3日在洛杉矶贝尔艾尔酒店向“大马一号官员”展示珠宝,并与之共进晚餐,之后向“大马一号官员妻子”展示各种珠宝,而“大马一号官员妻子”最终选择了27条项链及手链。

有短信记录显示刘特佐当日向施华滋确认是否已经抵达酒店,而且美国司法部也展示了每一个项链及手链的价钱,每条从3万5500美元(约15万令吉)至24万美元(约101万令吉)不等。

诉状中提到,账单中的27条项链及手链的形容也都符合“大马一号官员妻子”在1月期间条款的款式。

jinlian noresize

挂名“陈金隆”买珠宝

尽管刘特佐与施华滋沟通有关“大马一号官员妻子”购买珠宝的事项,但是他指示相关文件和记录都别指向他。

诉状中举例,当施华滋谈到要将账单寄给黑石时,刘特佐回应说“有关石的生意,别发短信给我!所有事情电邮Eric(陈金隆)更好及安全!谢谢!”

在2014年10月6日,也出现账务未还清的情况,其中包括这27条金链,而当时刘特佐回应说“Eric会另外处理。”,但他也在10月8日告知施华滋,已经过账400万美元(约1691万令吉),来偿还27条金链在内的多个拖欠款项。

施华滋公司的员工在确认过账后,也曾致函陈金隆,询问为何几次的付款来源都不同,而陈金隆称这是因为World Merit贷款给黑石的拥有人,所以就代替黑石付款,而他也形容资金来源是“个人”。

但是诉状中提到,来自World Merit的款项可以追溯到被挪用的德意志银行贷款。

诉状中提到,在2014年10月7日,SRC(大马)的账户将6500万美元(约2亿7500万令吉)转到Aabar-Seychelles的户头,然后在同一天将3975万美元转到World Merit的户口,并用作支付“大马一号官员妻子”所选择的珠宝。

meinv noresize

相关新闻:

美司法部再提诉讼 要充公1MDB 23亿

总检长:多机构调查 无犯罪证据

美国诉讼揭刘特佐大手笔 1.1亿粉红钻赠1号官妻

罗丝玛:无中生有 勿轻信网络指控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