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日本水俣市事件前车之鉴
灯泡回收你我做得到

1956年,日本熊本县水俣市的居民与动物分别患上怪病,有许多猫“发疯”跳海自尽,却没引起人们关注,直到一位小女孩和妹妹相继因同样的病死亡,才引起医生的注意。

之后当地许多人开始口齿不清,走路不稳,最后高声大叫而死……

经调查后发现原来是有机水银中毒,因为当地工厂任意排放废水,导致环境、河川及海鲜等生物受到污染,人们在吃了受污染的海产而中了“水俣病”。

生活上使用的灯泡、电池、充电器及手机等,是含有有毒物质产品,随意丢弃或土埋,不当会危及环境,最终由人类“买单”。

庄运昆(左起)、蒂拉、陈清祥及周旭辉希望更多商促投入灯泡回收行例,让人善用管道处理丢弃灯泡。

马来西亚国际照明理事会采用纸箱作为电灯及电池的回收箱。

马来西亚电业公会会长周旭辉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先讲述了“水俣市”事件,从中带出水银的危害,借此提醒大家应该爱护环境。

他指出,在我国每家每户总有灯管或灯泡照明,惟大家只会买和更换,却不知如何处理旧灯泡。

水银泄漏非同小可

“无论是紧凑型荧光灯(CFL)或荧光灯(FL)都含水银成分,若没妥善包好丢弃,一旦水银泄漏,将渗入土壤、流入水里,水俣市事件就是个警惕。”

因此作为负责任的电业公会,也是马来西亚国际照明理事会(MyCIE)的秘书组织,该公会于2013年配合马来西亚国际照明理事会,透过联合国申请了一笔基金,以推动灯泡回收运动,在特定场所及会员店里设回收箱;不过维持了两年,民众反应始终不太理想。

尽管联合国只提供两年基金,但在绿色环境前提下,马来西亚电业公会仍负起绿色教育的工作,继续与马来西亚国际照明理事会合作,在会员及商企支持下,自行推动长达5年(2015-2019年)回收灯泡运动,提高社会醒觉。

灯泡回收扩至电子废料提供丢弃平台利惠同业

周旭辉说,电灯泡或电池可说是单一物品,没有人会特别在意或有兴趣代收,因此公会把灯泡回收扩大至电子废料,为民众提供完善管道丢弃非家用垃圾外,也制造互惠互利平台让同业响应。

他说,马来西亚国际照明理事会透过马来西亚电业公会会员的配合,在他们的商店置有纸皮箱回收灯泡及电池,也寻求其他企业支持,在广场、商店置放回收箱。

他指出,民众除可把家里旧或故障电灯泡或电子产品送入收回箱,也可把过时或故障的电子产品送往回收。

“不同回收箱由不同回收业者负责,所有电灯泡或电池会送回给我们,以送往工厂回收;至于电子产品,因为有些零件合适使用或可复新,由商家领回供使用,作为他们的酬劳。”

他说,在这种互惠互利情况,反能激起更多业者加入回收行列,引起政府或工商界重视与研究。

促政府拟机制回收电子废物

在我国多州落实垃圾分类措施当儿,周旭辉建议政府效法欧盟国家,拟有一套完善的回收电子废物机制,让人民自动自发的在家进行电子产品分类,取得更大效益。

他也建议政府统一我国塑料类型,规定厂商选用较易回收的塑料生产塑料用品,利于重新回收及重用。

他说,一些欧盟国家甚至在产品出厂后就已向消费者征收了环保税,厂家须负起回收责任,有许多产品甚至复新重用。

“人们的环保意识越来越强,他们不再执着于新产品,反之觉得复新或循环使用是高尚的,就好比国外有许多二手店,许多消费者视光顾这些店为最高尚的行为,大马人也应改变这心态。”

他非常乐意看到未来消费市场,是以再生或复新产品为主,人民会视价高的再生纸为首选,鄙视使用价廉新生纸的消费群;从而鼓励更多资源回收商投入资源再造行例。该会也不定时到外,如购物中心进行环保教育,欢迎有兴趣团体联络他们,安排讲座或相关活动。

陈清祥:达致零垃圾量淘汰旧产品可循环再用

灯泡回收计划筹委主席的陈清祥说,随世界环保意识越来越强,许多品牌电子产品研发商都采用100%的环保材料生产产品,民众应把要淘汰旧电子产品送往回收。

陈清祥是一位工程师,他说,回收旧灯泡并非只要取回灯内有毒水银,反之完美灯泡可复新使用,所以节能灯泡也可送往回收。

“灯管两头的铜盖一样可拆除复新重用或是有损的循环再造,玻璃若有裂痕或烧焦,是可磨碎重生,可谓100%的重用或再循环,零垃圾量。”

他很高兴,我国一些州政府开始认真看待地方上的电子废料处理,包括霹雳与雪兰莪州支持该会的电子废料回收运动,在地方政府办公楼置有回收箱,让民众把灯泡、电池送往当地,以便妥善处理。

“许多人渐意识到,电子废料为环境带来危害,惟不懂该如何丢弃,只能与一般住家垃圾掺合丢弃;扩大回收箱无疑提供更佳管道来处理电子废料。”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