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推高商业借贷?/白文春

大马银行系统今年4月的贷款增长稍微升温,按年增长率从3月份的6%,稍增至6.1%。

自去年9月触及约4%的低点后,银行贷款增长就渐入佳境,已经连续7个月增长。

尽管这股回温的势头并不太强劲,但仍是持续上扬的趋势,这显示信贷的需求正伴随经济走强而同步升高。

我国经济增长过去几个季度持续走强,去年第三季及末季分别按年增长4%及4.5%后,今年首季更大幅增长5.6%。

问题是,你或许会问,是谁在借贷呢?

有趣的是,整体贷款增长是由商业贷款驱动,显示在需求增强下,商业活动也顺着回温。

出口推动制造业

事实上,商业贷款的按年增幅已从3月份的7%,于4月进一步增强至7.2%。商业贷款增长几乎是去年9月3.6%按年增幅的一倍。

值得一提的是,商业贷款的复苏,是由制造领域带动。截至今年4月,制造业的贷款已是连续4个月增长,反观之前,从去年6月至12月,则是连续7个月萎缩。

我相信,我国的出口于去年杪开始止跌回扬,并于今年首季进一步扬升,是制造业贷款需求走高的主因。制造商们都从产品需求大增,尤其是海外出口市场需求向好的势头中受惠。

此外,交通运输、储存及通讯领域的商业贷款需求也大增。除了交通运输与储存活动回春,推动出口强劲增长,我相信,电子商务活动升温,也协助推动该领域的强劲商业贷款增长。

零售销售呆滞

这是因为,大马电子商务正逐步升温,推高了交通运输与储存服务的需求。

同样的,过去数月,发放予批发与零售贸易,以及餐馆与酒店领域的商业贷款也大增。当然,这和大马零售协会(Malaysia Retailer Association)的数据相违。该零售业组织的数据显示,去年下半年的零售销售增长依然呆滞。

我相信,通过电子商务进行业务的零售商们,或已抢走了实体零售商的部分市场分额,这局部解释了,为何大马零售协会并未看见业务蓬勃增长。

何况,我被告知,虽然实体零售业者们在担心丢失市场分额下,纷纷到新的购物商场开设新分店扩充业务,并填满了有关新购物商场的空置空间,但他们却陷入营销增长追不上营运与租金成本增幅的困境。这导致他们的赚幅所缩。

电子商务活动升温,推动通讯领域的商业贷款增长。

家庭贷款继续下行

与此同时,经历连续多个月的萎缩后,发放予农业与公用事业领域的商业贷款,也在过去两个月取得增长。

不过,发放予产业投资、教育与保健领域的商业贷款,却在过去数月呈下跌趋势,这显示这些领域的商业活动或有所呆滞不前。

在商家要求更多贷款的当儿,家庭贷款却持续下行。该领域贷款的按年增长率从去年9月的5.6%,于今年4月下滑至5.1%。

2015年,家庭贷款增幅约为8%,而在2010至2014年,增长率更高达10至13%,这也导致过去几年,家庭债务高涨。

今年4月家庭贷款按年增幅放缓,主要归咎于贷款增长下行,这和政府抑制产业投机炒风的各种努力吻合。

银行放贷时更加严谨,购屋者也信心缺缺,或许正等待产业价格回跌才重新进场。

另一方面,包含分期付款融资、信用卡及个人贷款的消费信贷,过去约两年来的增长率只有约1至2%,反观2010年的颠覆时期则高达10%。

这要归功于国家银行抑制大马家庭债务高企的各项努力,包括祭出审慎的宏观经济措施,控制信用卡的门槛及贷款期限。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