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政治不是万灵丹/陈泽清

中国以一个非民主体制的国家,强势崛起,尤其主导的”一带一路”经济宏图,红红火火,获得世界各国热烈响应。

这些年来,在官民力拚经济下,中国以一个非民主体制在经济发展上取得亮眼成绩,惊艳全球,颠覆了只有落实民主体制的国家,经济才有所成的刻板印象。今天跃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向世人证明了非民主体制国家相较于民主国家,一点都不逊色,亦可在经济上取得非凡的成就,媲美民主国家,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享誉国际政治学者法兰西斯·福山在其名作”历史之终结与最后一人”中预言,民主制度是历史上最后一种统治形式,意思是指未来再也不可能有比民主制度更优越的政治体制,可是今天以威权治国的中国,这些年经济的飞速成长,完全颠覆了这种论调。

事实胜于雄辩,中国的腾飞发展,强势崛起,不由得让这位着名的政治学者福山也动摇了他过去坚持民主是绝佳政治体制的观点,转而主张卓越的治理能力及稳固的法治基础才是决定一个国家盛衰、浮沉、起伏的关键。

无可讳言,民主政治的确可以保障人民享有人权、自由、平等、公平、公正等普世价值,可是,民主政治不是万灵丹,也有其不足之处,其中最令人诟病的莫过于行政效率的偏低、缓慢了。

台湾政治乱成一团

就以民主快速发展的台湾为例,台湾自从解除报禁、党禁等戒严法后,摆脱了过去动辄得咎,偶语弃市的白色恐怖岁月,诚为人民之幸。可是,在攸关民生及政治课题上却不能尽如人意,甚至乱成一团。诸如年金改革、一例一休、司法改革、核能政策、同性婚姻、转型正义,乃至于九二共识等课题无不吵成一团,无法取得共识。



本来在民主体制下,朝野政党若能遵守游戏规则,通过民主程序,在议会殿堂上对提呈的政策辩论、表决。可是由于蓝绿两党的对立、对峙,凡非由我党提出的政策,不分好坏,不分良窳,都一律反对到底,甚至鼓动群众走上街头示威或在议会殿堂上做出强抢麦克风、霸占主席台、上演肢体冲突、互殴、打群架等乱象,导致议会陷入瘫痪状态,会议无法召开。

由于乖离了民主的轨道,不遵守民主游戏规则,蓝绿两党长期恶斗,导致许多政策窒碍难行,政务不通,人事不和,这就是为甚么前总统马英九的民调会每况愈下,政绩难以彰显的原因。

试问,蓝绿两党一直在议会上掀口水战、动干戈,即使提出再好的政策又有甚么用?不能落实的政策就只能沦为纸上谈兵、空中楼阁,这就是民主政治不能循正轨发展的悲剧。

非民主体制国家也可以创造经济财富,今天的中国做到了,这对民主体制的国家而言不啻是一大警讯。须知,改善民生问题,创造经济财富,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原始欲望和诉求,今天中国的兴旺、腾飞,恰恰满足了人们的原始诉求与欲望,连持民主体制是人类最后选择的着名学者福山都被震撼、动摇了,那未来的人类是否也会以非民主体制视为考虑的选项呢?且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