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黄子伦:评论人不应泛泛而谈/刘永山

拜读黄子伦先生在5月18日题为〈世俗国地位不可动摇〉的文章。世俗国地位不可动摇,本来是毋庸置疑,维护世俗体制亦是全体马来西亚国民的责任,不只是因为政教分离才是最适合符合多元社会利益的政体,更不因为我们反对宗教治国,而是因为这是马来亚和马来西亚于1957年独立和1963年成立的立国契约。

可是,文章最后第二段的这段文字确实这样写道:

“比较于伊斯兰党和诚信党,巫统还属于比较讲理的,因为后者只是要掌权,只要掌权,任何事情好商量;而前者则是一股牛劲往他们自家的道德高地奔去。”

我认为这段文字与客观现实脱钩。每一则评论文章都是撰写者的主观看法和意见,虽然如此,评论人必须凭着客观事实,才能提出主观看法,惟前提是客观事实不能和现实生活脱钩。

黄子伦这段文字,虽然是他主观看法,甚至可说是一厢情愿之言,却不符合客观现实。他提到“巫统比较讲理”,可是过去数年,巫统上下领袖的言行举止,恰好显示它就是一个不讲理的政党。如果黄子伦先生的说法恐怕无法让读者信服。

他提到“比较于伊斯兰党和诚信党,巫统还是属于比较讲理”,换句话说,伊斯兰党和诚信党都是一样的政党,都是比较不讲理由的政党。从客观现实,黄子伦大可说伊斯兰党不讲理,但是他如何能找出诚信党不讲理的客观现实或论述呢?他在文章中没有提,也不多加解释。

黄子伦抨击诚信党亦是以宗教原则治国的政党,因此与伊斯兰党无异,如此理论根本不符合客观现实。如果诚信党果真和伊斯兰党无异,为何两党会交恶?

应符合客观现实

诚信党认为在政治上,意即回教的教诲能为全人类带来福祉,确认以公正为普世价值观,确立以民为本的政治制度,在处理不同族群与宗教交流上,其大原则的方法不是禁止其他宗教,而是通过对话坦诚解决问题。如果再说得浅白一点,这与伊斯兰党曾经一度弘扬的“Pas for all”有异曲同工之妙,惟当下的伊斯兰党和巫统眉来眼去,甚至党魁哈迪公开呼吁党员支持和巫统合作。

最终不仅伊斯兰党的基层觉得混淆,甚至巫统的基层也感混惑。这个是不容大家否认的客观现实,可是黄子伦依旧把伊斯兰党和诚信党混为一谈,可见其理论基础之薄弱。

辗转到最后,其得出的结论不外乎在来届大选投巫统一票。全文花了一千多个字带读者游花园,就是为这段结论铺陈立论,黄子伦用心劳苦可见一斑。如要为巫统背书,何必如此浪费社会资源呢?干脆如安努亚慕沙一样,说巫统就是最爱惜华社的政党,然后再洋洋洒洒数千字再重复他的论点,不就能够交差吗?

这不是我第一次点出黄子伦撰文的弱点。两个月前,我曾经回应他的一则文章,指出黄子伦立论前后矛盾。撰写评论文章,虽然不至于要著书立论,成立一家之言,但是撰文下笔亦要行之有理,符合客观现实,不为了写而写,更不应该为了交差而草草了事。希望黄子伦日后不再泛泛而谈。

(作者为民主行动党雪州甘榜东姑州议员)

刘永山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