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性创新》理论/黄英豪博士

日前受邀为槟城戴尔公司高层讲解《颠覆性创新》理论与众领导切磋交流分享心得,公司主办单位用心良苦深谙“未雨绸缪”之理。眼下各行各业竞争激烈,高科技领域站在风口浪尖,时代的前沿,营运压力日益沉重,公司把握当下居安思危。

戴尔公司成立于1984年,创办人麦克·戴尔今年52岁从小进取,好学不倦,7岁就买了他的第一台计算器,15岁适逢“苹果”电脑面世,好奇心驱使,买了他生平第一台“苹果”电脑,把它解体又重新装配,自幼对高科技和新鲜事物展现无畏精神。

戴尔创业迄今33年,业绩标青,平步青云,槟城有幸被相中于1995年设立厂房,造就不少人才也带动不少厂家,遂而提升本地科技水平。此番受邀主讲是我刚刚出差回来,老总的诚意,学员的积极,我深受感动,虽然有点疲惫,还是义不容辞。

上课开场白,我毫不客气的道出学者的心声,对本地企业前景的担忧。槟城自上个世纪70年代初期从农耕步入工业型社会迄今将近50年,眼看众企业被欧美日跨国公司带动,塑造无数科技、管理、财经、物流、学术等领域的优秀人才,可是,近年来科技转移和创新却有明显滞留不前的现象。所以,戴尔公司虽为电脑界的佼佼者却不随波逐流,筹办此《颠覆性创新》课程,为员工未来几年铺路打基础,诚可喜可贺。

科技创新不进则退

《颠覆性创新》首倡者为美国哈佛学者克里斯坦森博士,1997年出版名著《创新者的困境:当新技术使大公司破产》轰动商学界,被《经济学人》杂志誉为“当代商学界六大奇书之一”。克里斯坦森一针见血的道出当时企业界不肯也不敢面对的残酷事实,那就是不管你的企业有多大、多成功,而且从来没有做错任何事,结果还是落后甚至倒闭!

所以,企业非但在市场要占有一定席位和营业额,更为重要的是科技创新一刻也不能停留。

克里斯坦森的论调之所以那么的被青睐是它对企业细腻的观察和分析,在此书之前有胶片照相机“柯达”被数码相机取代的典型例子,近几年还有“诺基亚”手机被智能手机给取代的“悲剧”。然而,历史归历史,我总不能一味的跟戴尔高层讲历史,哭过去,关键是如何从这些前车之鉴吸取教训不重蹈覆辙。

《颠覆性创新》理论里头有一点至关重要,那就是《颠覆》之所以能取代现有科技就好比“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意喻,《颠覆》取代《现有》非一朝一夕,是要经过一段时期的。

历史上最经典的例子莫过于二战过后手提型收音机的诞生。在手提型收音机还没面世之前,所有收音机都是庞然大物,一般是美国人摆在家里大厅的装饰;当时业者着重收音机的音质、外观和木质的高雅,可是,战后百业待兴,所有人都好像是被释放的囚犯,要大声的呐喊、欢呼。

《颠覆》如冷水煮青蛙

上个世纪50年代初期,世界上第一台手提型收音机问世,当时手提型收音机的音质差强人意,跟传统型家庭收音机相比有天渊之别,根本没得比。可是,传统业者忽略了一个不争的事实,那就是人们被战争蹂躏太久了,需要释放,手提型收音机让人们有机会把它拿到海边游泳、郊外野餐、露天派对,颠覆开始了就一发不可收拾;5年、10年以后,科技日新月异、一日千里,手提型收音机的音质终于赶上来,甚至超越了家庭式的那个庞然大物。

所以,克里斯坦森博士苦口婆心的劝告说,颠覆犹如冷水煮青蛙,不要小瞧不起眼的创业者;戴尔公司战战兢兢没有错,我还给班上透露鲜为人知的戴尔“秘密”。戴尔曾经投巨资涉足手机领域,搞了几年知难而退,这也就是克里斯坦森《颠覆性创新》理论的第二个重点,那就是大公司如果要搞颠覆,那就要“另起炉灶”,设立独立营运单位,交由科技人员打理,给他们自主权;结果,很多大公司做不到,退而其次,就以财大气粗的姿态收购创意十足的小公司,那也未尝不可。

最后我提醒学员,当今网络无孔不入,不管你在世界哪一个角落,只要一机在手什么都有可能。创意的产生是累计性的,每天千千万万的网民在搜索、学习、交流和互动,没两下子工夫就擦出火花来了,而且现在的年轻人又乐于尝试,不怕失败,颠覆性的思维无处不在。

我们目前已能领略到的颠覆性科技如“无人机”,“无人驾驶汽车”,“3D打印”等已经跃跃欲试。一百年以后,我们的子孙后代满天飞,就没有堵车的痛苦,也不必再寻找停车位了!

(作者为英迪学院院士、MBA客卿讲师)

黄英豪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