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海洋支点对接一带一路/谢祥锦 

印尼素有“千岛之国”之城,而实际这个群岛之国有的并不只是“千岛”,而是“万岛”,因为印尼拥有约1万7500个岛屿,海域对印尼的重要性可说是不言而喻。

在现代印尼立国之前,这个区域出现的室利佛逝(Srivijaya)、满者伯夷(Majapahit)等王国,也被视为是“制海权”(thalassocracy)政权。

位于印度洋和太平洋海洋的十字路口,印尼区域在历史上吸引了诸多外国势力,海洋在其战略上有巨大的意义。

在2014 年,佐科总统竞选获胜后,即提出振兴印尼在亚太地区经济与政治地位的“海洋强国”战略,提倡把印尼建构为“全球海上支点”(Poros Maritim Dunia)的愿景。

在20世纪50年代,苏卡诺总统提出的“三个力量”(Trisakti)思想,即经济自给自足、政治主权、在文化上发展民族特色,连同“建国的五个原则”(Pancasila),即宗教、人道主义、民族主义、民主主义、社会正义,作为国家主导思想。

而作为爪哇人,曾经一度繁荣过的满者伯夷王国的这段历史,在苏卡诺的印尼国族主义思想里占据一定的分量,而作为“制海权”政权的满者伯夷,也或多或少影响了苏卡诺想让印尼享有昔日海上辉煌。

到了今日,以佐科总统为例子的印尼新领导层所构思的战略,是将印尼发展成为影响力遍及太平洋、印度洋的世界性海洋强国。

基建问题阻碍最大

不久前,在中国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BRF)的佐科即表示:“从印尼群岛最东部的地区,到最西部的地区的距离,相等于从伦敦到迪拜,或者从洛杉矶到纽约的距离。印尼群岛海域如此之大,也充满了自然资源和旅游财富。”

不过,纵然这个地区有极大的潜能,基础建设问题却是落实这个愿景的最大阻碍。

基于印尼政府财力十分有限,该国领导人意识到必须广泛利用国外资本为发展印尼经济,而在“全球海上支点”的战略之下,庞大人口、丰富天然资源、策略性地理位置等,都能吸引产业和基础设施的投资。

在这方面,“一带一路”的其中一个重要基础,是接通海上运输线,而印尼、中国两国的发展路径能相互补充,在陆路与海路的联通印尼需要融资,而事实上印尼也在“一带一路”倡议之中获得资金和技术支持。

最近,佐科总统声称,“一带一路”倡议将加强印尼与中国的经济关系,特别是在基础设施发展、海事联通方面;他还呼吁在中国在印尼进行大型项目进行合作,包括北苏门答腊、苏拉威西和加里曼丹的基础设施建设,并预计与中国国家开发银行扩大雅加达-万隆高速铁路的合作,提供价值超过44亿美元(189.2亿令吉)的贷款。

“一带一路”战略与印尼“全球海上支点”战略在基础设施领域方面,印尼可利用亚投行等获得融资的便利,也能在陆路、海运设施当中获得中国的协助。

印尼中国合作有挑战

但是,印尼与中国的合作,并非完全没有挑战与风险。

首先,印尼与中国在海权上有所争议,如印尼纳土纳群岛(Natunas)的专属经济区和中国的“九段线”有部分重合,而较早前佐科总统政府把中国在纳土纳群岛的争议,定位为中国对印尼国家安全议题,而印尼民众也未免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产生质疑。

在一般上,印尼政府对这项争议中的政策比较模糊,而较注重于思考如何“共同开发”,这在某一种程度上能让两国海洋策略对接更为顺利,但也可能让一些印尼民众感到不满。

除此之外,印尼在厉打击“非法”捕鱼当中,也击沉了一些外国渔船,包括中国的,这也可能会间接影响两国的项目合作。

中国在思考与印尼的“一带一路”-“全球海上支点”方面的合作,除了具体的合作方式方面的考量,也应该考虑当地民情需求。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email protected]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