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城市设限 调控手段艰巨
房产泡沫蔓延中国乡区

中国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市场的强劲表现,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大城市形势的恶化。

 

上海一位59岁的会计师在即将退休之际,跑到千里之外买了两套便宜的公寓房,作为养老投资。

袁隽希(音译)说,当朋友告知她一个在西双版纳买房的机会时,她想“为什么不呢”?

西双版纳在云南省,属于潮湿的亚热带地区,毗邻寮国和缅甸。

她列举出了几个原因:不限购、便宜、申请住房抵押贷款容易,而且当地的房价可能也会大涨。

袁隽希膝下只有一个孩子,她上个月买入的这两套,位于景洪市的房子价格为每套28万元人民币(18.67万令吉),并为此借了钱。

虽然政府在过去14个月里,打击炒房挤出了房地产市场的一些泡沫,但是,像袁隽希这样的买家,正在把泡沫风险传播到中国各省的更小角落。

普通市民对小城市住宅的需求蔓延,这凸显出中国领导人面临的一项艰巨的任务:要在不冲击经济的情况下,遏制房地产市场。

或无法平衡风险

中国可能无法维持这种微妙平衡的风险,是外界忧虑中国长期财政状况的核心原因,这种担忧已促使穆迪在5月24日下调了中国的债务评级。

野村控股驻香港的首席中国经济学家赵扬称,目前三、四线城市的销售激增,推动力主要来自对未来价格上涨的预期,而非资产收益率——这正是泡沫的迹象。

他说,最大的风险是这些城市房价下跌,导致全国销售突然滑坡。

贫困省涨幅6年最大

34岁的北京居民费屈(译音)因为限购政策而没法在本地置业,于是她和朋友们去年年底一起奔赴广东,在离北京1400英里的三线沿海城市中山,购买了一套上百万元的公寓房,赶在了当地政府3月份出台限购措施的前面。

她说,他们很幸运;这比把钱存在银行里要好得多。

调控措施出台后,北京——设限最多的城市、上海和深圳等地的房价涨幅应声回落。

但小城市则不然,比如说因1976年大地震而广为人知的唐山,还有贫困省份安徽的蚌埠。

两者4月份按月涨幅均达到2.2%,为至少2011年以来最大。

而西双版纳的景洪市则太小了,以至于在最受关注的统计局数据中根本就见不到,不过私营网站云南房网引用的数据显示,当地房价在截至今年3月的12个月内上涨了26%。

大开发商股价飙涨

花旗集团驻香港的分析员奥斯卡蔡(译音)在报告中称,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市场的强劲表现,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大城市形势的恶化。

彭博行业研究一项追踪中国22家大型开发商股价的指数,今年以来上涨了37%,不过周五一度跌1.9%。

为了遏制价格大幅上涨,中国领导人采取了因城施策的做法,平抑特定枢纽城市的买家需求而没有一刀切。

也就是说敦促北京、深圳等涨幅最大的城市加紧调控,同时让小城市的地方政府看情况而定。

随着调控蔓延,现在的难题是如何避免对中国经济增长造成太大的影响。

4月份全国房屋销售同比增速降至两年多低点。

在2016年,随着调控措施收紧,买家资金涌入新的城市或者设法绕过了限制,销售逐月波动。

中国建筑活动可能会放缓,进而拖累经济增长率。

建筑业若放缓累经济

摩根大通的分析师本月预计,年内房地产销售将下滑,房地产投资增速将回落,政府可能将成功维持全国房价“稳定”。

彭博行业研究的经济学家陈世渊和首席亚洲经济学家欧乐鹰估计,建筑活动可能会放缓,进而拖累中国经济增长率减少0.8个百分点。

目前,多地地方政府提高了首付款比例、限制非本地居民购房以及家庭可持有的房子数量。

总部位于上海的同策房产咨询公司称,自3月份以来,至少有26座城市设置了限售期,而河北保定市规定的某些房屋的限售时间甚至长达10年。

虽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及其他官员不断重申“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但是公众普遍怀有的投资房地产的信念并未减弱。

彭博社

彭博社

彭博社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