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的现实意义/谢诗坚

今年5月14日至15日,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共有29个国家领导人及100多个其他国家的代表连同国际金融机构首脑等出席了会议。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致开幕词时特别重申一带一路的由来,因为直到今天为止仍有不少人对这个倡议感到模糊和难以理解。因此习近平不厌其烦地从历史文献中挑出2000多年前中国古人走出的一条国际通道,并在这个基础上给历史注入新的和具有活力的元素,以便在原来的基础上发展成为对现代人有巨大贡献的共同新资产。

他不但讲述了历史的轨迹,而且也证明“古为今用”的价值。

众所周知,最初提出这个倡议的就是他本人,他于2013年9月7日在哈萨克斯坦的纳扎尔巴耶夫大学演讲时重提2000多年前张骞出使西域的故事,并称之为“丝绸之路经济带”。

他希望能再造丝绸之路,振兴中亚欧非洲的基建,以带动30亿人口从中受惠,进而共同消灭“三个势力”,即暴力恐怖行为、民族分裂及宗教极端势力(这是指近年崛起的极端哈里发回教国的恐怖组织,严重地威胁各国各地区的和平与安宁)。因此习近平的重振丝绸之路具有一箭双雕之功效,既可促进区域的经济贸易往来,又可钳制恐怖暴力行为。

在这方面,习近平不但从“丝绸之路”悟出一个大宏愿,而且也巧妙地将另一条通道称之为“海上丝绸之路”。因此在2013年10月3日访问印尼时,习近平在国会演讲时又适当地提出也有一条海上丝绸之路,他希望能与海洋国家共同建设21世纪的海上丝绸之路,但前提是各国必须包容共进,摒弃冷战思维。

所谓的“海上丝绸之路”是从隋唐开始。由于西域其时战火不断,也就阻断了“陆上丝绸之路”,被逼走海道。于是海上丝绸之路开展起来,其中最显著和有史为凭的就是唐代义净法师(公元635-713)所开拓的“海上丝绸之路”。他在公元671年(时年36岁),从番禺(今广州)搭波斯商船向南航行。经羯荼(今吉打)及末罗瑜(今印尼占卑)等国。

其后义净从古佛逝国,再穿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印度洋抵达天竺(印度)取经。在公元695年回到洛阳时,竟然劳动武则天女皇帝亲自迎接于东门外,且被封赐为大唐国师。

很显然的,习近平在提出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后便由国家动员各方人才和资源将习主席的伟大构想缩成四个字——“一带一路”。

亚投行已有70成员国

为了推动一带一路的倡议能在周边国家落实,2014年中国政府在北京成立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目前已有70个成员国,法定资金为1000亿美元股金,中国承诺出资500亿美元,占50%。但一期缴资只是认资的10%,即50亿美元,而中国占50%,也就需要付出25亿美元充为营运成本(2016年初运作)。

“亚投行”的角色是视一带一路为投资目标,而亚投行是一带一路的工具。

另一方面,中国也在2014年成立丝路基金,首期资金100亿美元。在今次的大会上,习近平又大手笔宣布增添丝路基金1000亿人民币。

此外,中国开发银行、进出口银行将分别提供2500亿和1300余亿人民币的专项贷款。

原本奥巴马是要用TPPA(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来限制中国在经济上的影响力,现在特朗普既不要TPPA,也对一些国家的回教徒实施禁令;更在与习近平会晤后,改变了他原本要考虑调整的一中政策,也给台湾的蔡英文一个煞车警讯,又展示他对围堵中国的政策并不赞同。

他的“美国人优先”政策预示美国不想在全世界所有领域扮演领导角色,这也给中国一个机会在经济上准备成为世界经济的领头羊。

此外,习近平也透露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贸易总额在2016年已超过3万亿美元,也对沿线国家的投资超过500亿美元。其中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在2018年起将举办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这将有别于传统的“广交会”,主要是中国产品向外推销。现在反过来,中国人民也有能力消费舶来品,显示了中国有信心在2021年(中共建党100年)时可达成“小康社会”,并通过对一带一路的复兴和扩大交通网之后,能在2049年(建国100年)时展示一个脱胎换骨的中国。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14-2017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6164-V)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