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感”文化的丧失/陈俊安

16名警方毒品罪案调查组的高级警官,竟然涉嫌勾结毒贩团伙!难怪警察总长要大发雷霆,而副首相阿末扎希也不无感慨地说:“我们绝不包庇这16名涉案者,他们是监守自盗(Pagar makan padi)。”

最近去日本旅行,对日本人的“耻感文化”深有体会。他们的公厕里,放着几卷厕纸,但从来没人敢“随手牵羊”!

日本每一个巴士座位上,都放了一个塑料袋,人们得把垃圾都收集在塑料袋里,到了附近垃圾桶才丢弃。

与罪感文化遥相呼应

有一位日本翻译员告诉我们,在东京大地震与福岛海啸核灾期间,灾民互相扶持,绝对没有趁火打劫的事发生。后来抓到了两个小偷,一查之下,才发现他们都是外劳。

耻感文化是美国人类学学者本尼迪克特在《菊花与剑》一书提到的,他对比了西方的“罪感文化”与日本的耻感文化,罪感文化强调的是基督教的原罪论,但耻感文化源自于儒家的礼、义、廉、耻,日本人消化了之后,实践了这耻感文化,包括行为上考虑他人、在乎社会评价、在乎受人称赞为荣,并视人人排斥自己为羞耻!

这耻感来自何处呢?有趣的是,罪感文化与耻感文化仿佛遥相呼应,有人点出:“自亚当在伊甸园犯了罪之后,因羞耻寻树叶来遮住自己,人类就有了羞耻感的基因了。”

自我约束降低犯罪率

回到开头的谈论,执法人员何以“监守自盗”?最根本的原因,在于耻感文化的丧失!

当然,并非日本就没有执法人员贪腐、犯法之事,但耻感文化往往能形成一种自我约束力,把犯罪率降低。

大马社会风气败坏,是到了“不知廉耻”的地步,最近的“快速致富”骗案、政治人物贪腐、抢劫、黑帮、暴力、杀人、强奸、虐待、侵占,无日无之,如今执法人员高级警官也参与犯罪,社会真的濒临腐烂的边缘,这不正是“耻感文化”丧失的表征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