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检讨水果进出口/许孙仔

我国最近配合马中建交43周年,趁着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率团出席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之际,透过特许通道为中国领袖献上43个大马新鲜榴梿,这一趟 “猫山王外交”别具意义,也可说是为大马榴梿出口到中国铺路。

基于中国方面严格食品安全规格,仅能输出无壳冷冻榴梿。据联邦农业销售局(FAMA)统计,我国在2014年初期出口冷冻榴梿到中国总值只有700万令吉,去年为3500万令吉。

据悉,中国是目前泰国榴梿主要的出口市场,单是去年,出口至中国的榴梿数量高达40万2600吨,为泰国创造174亿6900万泰铢的外汇收入。中国准许泰国带壳榴梿进口销售。

仅8水果出口中国

首相这次北京之行,也与中国总理李克强一同见证大马与中国签署“有关大马黄梨出口至中国的植物卫生要求议定书” 。我国今年料可出口1万2000吨,总值4000万令吉的黄梨(中国称菠萝)到中国,并于2020年增至1亿5000万令吉,促使大马出口到全球的黄梨产值从1亿6000万令吉增至3亿2000万令吉。

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沙伯里于签署谅解备忘录后宣称,大马下个阶段是出口菠萝蜜至中国,再下来是希望可以在明年开始出口新鲜榴梿到中国。

首相在北京也见证Argofresh国际私人有限公司(马)与大商股份有限公司(中国)签署独家代理协议,供应卡文迪什香蕉及其他热带水果,合约总值15.3亿美元(约66亿500万令吉)。

虽然我国因盛产多样热带水果而被誉为 “水果王国” ,但目前只有山竹、红毛丹、木瓜、龙眼、荔枝、西瓜、椰子、冷冻榴梿8种水果能出口至中国。

让人费解的是,龙眼及荔枝在大马基本上无人栽种,却被列入出口名单中。我国椰子的产量不足供应内需市场,还得由印尼进口。

反观泰国及越南约有70至80%的水果可输往中国。显见我国与中国政府对政府(G2G)有关水果进出口的决策应该检讨与改进。

空享 “水果王国”美誉

数据显示,大马去年出口总额23亿6000万令吉的农粮产品到中国,并从中国进口总额59亿5000万令吉的产品。大马出口到中国的产品包括加工食品、谷粮、海鲜、咖啡、茶、可可及香料;而从中国进口的农产品包括蔬菜、水果和加工食品。

又据2013年统计数据,当年我国水果出口达6亿7600万令吉、同年水果进口达21依5000万令吉。显见我国地理位置、气候等虽优越却空享 “水果王国”美誉,是一个无法以水果输出创汇的国家。

众所周知,纽西兰自传教士从中国引进奇异果后,原在中国称为弥猴桃的奇异果经纽西兰政府多年整合产销已犹如国宝,每年都为该国创造巨额外汇,也成为单一水果成功行销全球的典范。

台湾地理位置因海拔与气候变化大,热带、亚热带及温带水果均可生产,经济栽培的水果种植可达20多种。

台水果扩国际版图

不久前,为拓展水果国际行销,台湾官方特别延揽曾在奇异果行销公司的专才共组水果供销大企业,试图扩张国际版图。

据台湾工研院产业经济与趋势研究中心(政府的重要产业智库之一)研究,拓展水果外销供应链流程包括:种植(一致化的果园管理)、研发(专责产品研发)、加工(加工厂)、产品(独立加工与包装厂)、行销(专职行销团体)、国际通路(契约合作)。

种植至加工前,必须有品质稳定的产品供应;研发至行销前,必须要开发多样化产品因应消费需求;加工至行销前,必须降低水果产节与易损坏的限制和稳定水果价格;行销至国际通路前,必须单一品牌,提升良好品质形象、教育消费者透过多种方式食用以及主动联系与开发不同通路。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